下載本期季刊
Download
展開本期文章清單

2018匈牙利短宣──超級團隊,超級異象

作者:文◎游文 圖◎Sean、Tony、蔡佳翰 來源:期刊 - 2018靈糧季刊第三季 - 2018-08-24出版 類別:教會事工

「糟糕!這是借來的場地,被孩子們搞成這樣,要怎麼歸還給原單位呢?」一走進廁所的Francis,被眼前五顏六色的牆壁嚇了一跳。

Francis看著眼前混亂的狀況,五彩的小綠巨人們彼此追逐,手上的顏料成為他們攻擊的武器。年紀較大的孩子,似乎是第一次接觸到肥皂液,興奮地盯著自己滿手的泡泡,還想去搶更多的肥皂液;年紀較小的孩子,因為水龍頭數量有限,取不到水,滿手的顏料,左手搓右手,紅色搓綠色,越搓越髒,搓到自己都在生氣。

 

種子與葉子

體育館裡,Amanda正在說一個種子的故事,種子種下去,會長出樹苗,漸漸長成大樹。Amanda來自紐西蘭,來台灣十三年,目前是國際牧區的傳道,這次匈牙利短宣隊負責兒童事工組。故事說完後,她的先生Francis協助她進行手印畫活動,他們在地上鋪一張大畫布,中間畫樹幹,讓孩子們把手掌沾上顏料後蓋印到紙上,每個手印就是一片葉子,完成後的大樹就是孩子們齊心澆灌出來的成果。

但是沒過多久,樹葉就長到別的地方去了,長到孩子們的身上、臉上,還有牆上、地上,這裡的孩子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多的顏料,興奮地想要把所有的東西都印上顏色。

Francis對著臉上塗滿顏料的小綠巨人們說:「我們要把廁所洗乾淨。」孩子們歪著頭,聽不懂這位大哥哥在說什麼,在比手畫腳還是溝通不良的狀況下,Francis也只能趕緊伸出手拉住一個孩子,阻止他猛按已經快被分解的空肥皂盒。

Francis大聲吆喝一聲,比出手勢,教孩子們排好隊。他拉著年紀較小的孩子,教他們如何利用水流配合手的轉動來洗掉手上的髒污,或許是從來不知道正確的洗手方法,或許是從來沒有人教他們如何幫助小弟弟洗手,也或許是從來沒有看過大哥哥的這種互動模式,大孩子們在旁邊靜靜地看著,都看呆了。孩子們一個接著一個進來,照著Francis教的方式洗手,大孩子們也開始幫助較小的孩子洗手。

「這裡需要有人作榜樣,不只是牧師。」Francis說,當他教孩子們洗手的時候,他想到耶穌幫助窮人的情境⋯⋯。「我心裡有感動,上帝會在這些孩子身上做更大的事。」Francis說,普通人也可以作榜樣,這些孩子將來會成長,也會影響他們的父母。

 Francis說:「第三天的兒童主日學,我告訴他們如果要在第六天受洗可以先來登記,我本來以為可能只有一兩個人來登記,結果有二十位孩子來登記。」實際上,第六天的浸禮,共有一百多人受洗。

 

夫妻同心參與宣教

目前在ORTV任職的Francis來自新加坡,這是他第二次參加匈牙利短宣隊。五年前他參加匈牙利短宣時與Amanda 還是情侶,今年他們是團員中唯一令人羨慕的夫妻檔。這次他在短宣隊負責音控,並協助Amanda當「孩子王」。

談到夫妻一起參與短宣的經驗時,Francis說:「第一次參加匈牙利短宣隊,才知道我們的想法有很多差異,當我們服事別人時,發現彼此的個性都有缺點,⋯⋯重點是我們能夠彼此包容,學習成長。相較於五年前,這次沒有壓力,也沒有吵架。」Francis與Amanda相視而笑,Amanda認為先生是她最大的支持者,她說:「Francis除了負責音控,帶敬拜,有時還要陪小孩玩。他很有彈性,他所做的許多事都讓我意想不到。」她鼓勵夫妻一同參與短宣,不但可以幫助夫妻更了解彼此,更能增進「革命情感」。

 

合一的超級團隊

這是靈糧堂歷年來最大的一個跨文化宣教團隊,團員們稱之為 super team。成員中來自各分堂,包括青年、成人、國際等牧區八十四位,再加上十四位來自國際青年使命團的翻譯,總共九十八位團員。「當我得知要帶領一個近百人的團隊時,我自己都嚇一跳。」宣教植堂處Danny傳道是這次行動的總領隊,他說:「往年我們多半是十幾廿人的團,所能接觸的有限,產生的影響力也受到限制。這次我們拜訪的這個村莊,人口將近兩千人,若仍用以前的方式,根本看不到什麼果效。我們必須像海浪襲捲的方式,激起全村人的注意,並且服事更多的家庭。」

第一天,經過十個小時的舟車勞頓,團員們終於抵達匈牙利東北部的Tiszavasvári,疲累自不在話下,而短宣隊在匈牙利僅有六天的時間,在科技業任職,凡事講求效率的億盼回憶說:「第二天一早,團隊第一件事是花一個半小時先敬拜,我當時心裡想,時間短促,趕快辦事啊⋯⋯。但敬拜完,本來的一群烏合之眾,突然間成為一支軍隊。之後的每一天,都是這樣開始,敬拜所帶來的合一讓我印象深刻。」

「每天早晨出發服事前的敬拜,都很深入,每位上台分享的青年牧者,講得好扎心。年輕人常用的詩歌,年輕人恣意奔放的敬拜水流,讓成年人也完全地投入了。」在靈糧堂媒體中心任職的儀貞表示,這次短宣隊團員年齡從18歲到69歲,這樣的跨牧區,跨年齡,跨語言的團隊,在整合方面有許多的考驗。她說:「年輕人一開始會擔心長輩們是否會用批判的眼光來看他們的安排,年長的兄姊,則擔心語言上的障礙,會影響他們的服事。然而經過六天的實際行動,我看到的是教會老中青三代的合一。年輕人充份展現出熟練的服事技巧與組織能力,最重要的是他們在神面前的謙卑和專心仰望。」儀貞表示,當教會預備世代傳承之際,這次老中青三代不分年齡、不分語言,合一服事,彼此欣賞,彼此幫補,將成為教會歷史中的重要里程碑。

 

癱瘓的婦人

早上聚會結束後,除了Amanda負責的兒童事工之外,一部份人去探訪家庭,一部份人行走禱告。家庭探訪組共分十組,億盼與她的小組員分配在同一組。「第二天我們到村子裡拜訪一位中風十三年的婦人,在為她禱告時,我的腦中浮現出聖經畢士大池的故事。」在科技業任職的歆安是第一次參加國外短宣隊,她回憶說:「晚上吃飯時,我腦中還是一直浮現這位婦人與畢士大池的畫面,後來我發現大家都有相同的想法,我們相約隔天再去看她。第二天,就在我們為她禱告時,她感受到有電流經過手臂,慢慢地手可以舉了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親身經歷為別人禱告醫治而看見神蹟,我好興奮。」

第五天是復活節,短宣隊舉辦一個大型佈道會。「在體育館當我們為一對夫婦禱告的時候,聖靈充滿他們,太太倒在地上。原來他們過去曾受到會友的傷害,離開教會許久,看到我們大老遠跑來幫助貧苦弱勢的人,重新感受到基督的愛,決定再回到教會。」秀清目前是億盼的小組長,她回憶說:「有一位姊妹頭痛而且全身一直冒汗,我們為她禱告後,她的癥狀消失,恢復了正常⋯⋯。這是我第一次為人禱告經歷病人得醫治,若不是聖靈的大能運行,我們是無法做到的。我知道只要有一顆順服願意的心,持續地禱告,上帝就會藉著我們來醫治受傷的人,彰顯祂的大能。」

在現場負責翻譯工作的億盼表示,在匈牙利擔任翻譯並不輕鬆,每一句話都要經過三層(中文-英文-匈牙利語)語譯。最後一天,她幫每位上台分享見證的同工們翻譯時,特別感受到震撼。她轉述一位翻譯同工Liz的見證,她說:「到匈牙利時Liz的腳嚴重扭傷,走路一拐一拐的。有一天眾同工為一位生病的匈牙利同工禱告時,Liz在最前面為她按手,背後同時好幾隻手順勢按在同工的身上。Liz 感到大家一起禱告時有電流通過她,除了幫助那一位匈牙利同工之外,她扭傷的腳當場也好了。當Liz述說這個見證時整個人興奮不已,她幫別人禱告醫治的時候,自己也被醫治。」 

 

宣教與職場

身為領導團隊之一,擁有豐富經驗的億盼說:「這次匈牙利短宣隊與過去有很大的不同,除了所接觸的文化不同之外,在組織方面,這次短宣隊是先找到組長,再由組長邀請適合的組員。」以她為例,在她的號召下,小組員幾乎全部報名了(後來有三位姊妹弟兄因為身體或工作家庭因素無法成行),共有四位組員同行。 

歆安是億盼小組四位姊妹之一,談到參加短宣隊對她的影響時,她說:「我一直有情緒控管的問題,很容易被同事激怒。短宣隊出發之前的行前聚會,我突然重感冒,沒辦法參加義賣活動,我在家中安靜禱告,上帝告訴我要原諒那些傷害我的人,祂要我控管好情緒再去短宣⋯⋯。從報名、準備到成行,前後一個多月,我體驗到:必須先對付我自己內在的破口,才能順服在每天充滿挑戰的短宣服事。」

在同小組,因為工作因素不能參與短宣隊的竹芬,明顯感受到歆安回來後的轉變,她說:「以前我們都是很容易被同事影響的人,經常彼此分享。但短宣隊回來之後,我發現她很少提及同事之間的事情,覺得過去那些事已經不會再造成她的困擾了。」

連續十四年參與短宣隊的億盼,雖然從小就在靈糧堂長大,但並不是一開始就覺得宣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我第一次去短宣只是好奇 (沒去過的國家)。記得第一次是去泰北,當地沒有熱水,沒有抽水馬桶,第二天我就想要回家。我平常不生病的,這輩子生最嚴重的一場病就是在泰北,嚴重到倒地不起⋯⋯。雖然不舒服,卻感受到生命和眼光的改變,所以堅持下去。直到第五次參加短宣,才豁然開朗,因為我看到過去努力所結的果子⋯⋯。參與短宣過程中,實際看宣教士的工作,讓我親身感受到信仰的真實,看見福音的大能。原來爭戰是可以靠著主得勝,原來一個村子真的可以被改變,我們都是使徒行傳的一部分。」

億盼認為短宣的經驗也可以運用在職場宣教上,她平時在公司不太有機會與同事談福音,但她幾次去短宣,大家就會好奇詢問。譬如這次回國後,公司有一位同事與她一起用餐時就主動詢問匈牙利短宣的事。「在分享的過程中,短宣的經歷幫助同事了解,原來教會是這樣在思考事情,天國文化是什麼意涵,她才明白為什麼福音是好消息。」億盼說:「用宣教的經驗解釋福音的內涵,對一般非基督徒而言比較容易理解,都是真實經驗的分享,沒有說教。福音不是抽象概念,原來為別人禱告是這個意思。原來你們教會在做這些事,不是關起門來自己唱唱歌或是節日辦些活動而已。」

目前在醫院精神科實習的慧燕說:「我們在匈牙利探訪一位育有一個孩子又懷著身孕的婦女,她向我訴說她的困擾,她的先生有酒癮的問題,她自己則是有幻聽幻覺,請我們為她禱告。根據我的初步評估,她可能患有思覺失調症。我馬上用精神醫學的角度來思考,她應該要去找醫生,她要吃藥才能治療⋯⋯,我要為她禱告什麼?⋯⋯但又想到,這裡沒有醫生,沒有藥,也沒有錢。在那個當下,上帝告訴我:『專業的訓練是幫助你去鑑別狀況,但並不是所有問題的唯一答案。你只要為她禱告,醫治在於我。』短宣回來後,我最大的改變就是:不在乎人能做什麼,而是帶著禱告的心在職場服事。」

億盼說:「這次回來,我的同事遇到問題來找我,我就會認真思考如何為他禱告。這一兩個月,我看到明顯的果效⋯⋯。當然,這不是一蹴可幾的,我還需要操練,我希望天國的真實也能在職場發酵,像在宣教工場一樣,是有影響力的,讓人有感,讓生命力湧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