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祂滿滿的愛登台

作者:口述◎許幼靜 撰文◎張文婷 來源:期刊 - 20211212靈糧週報 - 2021-12-10出版 類別:社會關懷

幼靜老師口令簡單:「音樂……翻身了……蹲……轉……」。父母親們沒有出聲,只用肢體引導孩子,希望孩子能夠緩緩跟上。這個舞蹈教室不簡單,是一群唐氏症、自閉症、智能障礙孩子的親子舞蹈班。

從舞蹈研究所畢業後,我雖於藝術才能舞蹈班任教,但曾在某一機會下,見著喜歡蹦蹦跳跳的特殊孩子被坊間才藝班拒於門外,孩子失望的眼神讓我深感遺憾,特教的種子在我的生命中萌芽,我告訴自己,未來若有機會,我會有不同的想法和做為,想讓喜歡舞蹈的他們,有同樣獲得學習快樂的機會。因緣際會,曾教導自閉症學生鋼琴,家長熱心引薦我給潘秀霞牧師,喜樂家族剛成立半年,想找肢體律動教學的舞蹈老師,我毫不猶豫,立刻答應,持續不間斷的教了二十年。

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十六11)

家長是孩子最棒的老師

在喜樂教授兩個班級舞蹈,課程內容、班規及對學生們的期許都不同。我非常喜歡純真的喜樂寶貝,上課的時光很快樂。我好心疼孩子,為什麼社會不能接納你們,雖然改變不了社會世俗的眼光,但我決定用我的教學專業,成就孩子們能力的提升。上午是親子共學的現代舞班,雖然唐寶寶在智能和口語表達能力差異很大,但節奏感敏銳,會隨音樂起舞,會一起人來瘋特質是一樣的,最令人著迷的是他們的臉龐,天生笑咪咪,融化我的心!

「她為什麼躲在那個角落?」我問。媽媽說:「這是她每天早上的習慣」,當我了解孩子能力的極限,就開始微調課程,抑或全部翻盤,愈來愈能精準地讓家長的參與跟孩子的表現相互緊密結合。教簡單互動性的舞蹈動作時,我會觀察媽媽如何去教自己的小孩,然後跟著學起來,媽媽休息時,我就用同樣方法跟小孩互動。一開始,我急於摸熟每個孩子,家長總是熱心提醒:「老師沒關係,我們孩子的學習是一輩子的事,不可能一個月就學起來,妳慢慢來!」我覺察到喜樂不同於資優教育,需要放慢腳步,迎向更多的挑戰,但是,我不是為了自我挑戰而教,我是真心希望每一個孩子得到快樂!

同儕之愛充滿力量

透過全班最弱的孩子小志,我才知道特殊孩子也有滿滿純粹地愛人的能力。小志常常心情不好,學習比較辛苦,沒人知道他為什麼不跟著舞動,他愁容滿面蹲坐角落,不斷搔頭大喊:「不要!啊——不要!不要啦!!」,媽媽很辛苦地安撫害怕的小志,他的手一直發抖。「你可以的」,大家也齊聲喊:「加油!加油!小志加油!」

媽媽很沮喪:「我們就不參加了,小志常常有狀況,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說:「沒關係啦!我們大家都瞭解」。家長們也紛紛鼓勵:「對啊!給他上台,他才會有進步的機會!」……「都練那麼久了,當然要一起去表演!」……「你們很重要欸,怎麼可以不上台?好啦!小志加油,我們一起去啦!」……「小志寶貝,不要緊張,不要害怕」。一位爸爸摟住苦臉的小志說。

同樣是唐寶寶的同學們似乎也明白發生什麼事,趨身上前鼓舞小志:「我們一起(表演好不好)」。另一位同學輕撫小志的頭說:「加—油—」小志不再躁動,兩人四目相對,眼神溫柔交換著彼此的心意。即使小志依然很害怕,但是,小志應該也很想要變勇敢吧!

這是一群特殊的生命,他們很有愛,遠超乎我們所想,甚至比一般人還多,只是我們平凡的眼,忽略了。他們的愛很簡單,很溫暖,也好可愛,最終,小志帶著眾人滿滿的愛,上台了!

神預備的道路

上帝總是為特別的孩子安排好腳前燈,讓孩子循著路上光走上自己的路。我教過一個優秀的唐寶寶,嚴重骨質疏鬆,但外在條件比一般唐寶寶更佳,柔軟度、肌力、記憶力、節奏感、協調性都很好,熱忱度極高。我覺得她有能力做得比別人更好,嚴格要求反覆練習,她從不喊累,「重來一次」,「好」,我沒放棄,她也不放棄自己,擦擦汗水眼淚之後又繼續,當她在台上完成高難度技巧,知道自己成功做到,下台第一件事就是很開心地抱住我。她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永遠都是基於對她的愛。

不能輕言放棄

下午的舞蹈特訓班成員是特別挑選出來能力較強的孩子,將代表喜樂家族以舞台劇形式,到台灣各地靈糧堂巡迴演出,潘牧師希望觀眾了解,特殊家庭依然可以帶著耶穌愛的使命宣教,因此參與的孩子需要有高度使命感和悟性。此班以學生為主,家長為輔,每位家長都要成為巡演的一份子,家長的參與度要更高,否則孩子很容易半途退出。孩子們之間的能力是相當懸殊的,我對每個孩子訂下不同程度的期許,教學中不斷增強孩子的榮譽感和學習動機,讓孩子明白學習是不能輕言放棄,如果使命感不夠強,許老師可能會請你離開喔。所以即使被我罵到流淚,拭淚後他們還是給我一張笑臉,我沒看到輕言放棄的孩子,嚴格且從未懈怠的執行,也得到家長們的全力支持。

透過藝術感動,造就彼此的生命

藝術感動人不在於技術,在於藝術表現本身傳遞的精神。以前聽詩歌就像聽流行歌曲,現在卻有很多感動,成為我舞蹈編創的靈感來源,聆聽詩歌中來自神要給我們的訊息,不只是執行動作而已,動作裡面呈現詩歌要表達的情感和意涵。這群特殊孩子擁有特別奇妙的能量,一站上舞台,雖然總有些狀況,掉道具、忘動作,可是他們的表現純真而質樸,家長參與其中,跟孩子間有非常細膩親密的互動,潘牧師常跟我分享,台下觀眾對這樣美麗的畫面流淚感動。而我站在台下,看他們揮汗淋漓,用笑容跟觀眾互動招手,掌聲如浪不斷,我在台下一次又一次觀看這畫面,領受神奇妙恩典。孩子的成就不僅只是學習到高超的專業技能,而是從觀眾的熱情回饋和掌聲中感受到自我成長的信心和喜悅。我也深刻體會到:教學的成就,其實是成就孩子。

因著潘牧師的禱告讓我自然的來到喜樂服務,我很感動孩子們永遠都給我最真誠的回饋,讓我的教學境界不斷的擴張成長。親愛的天父,我們謝謝祢,在喜樂家族教學期間能依照祢的心意,把舞蹈的喜悅帶給每一個孩子,讓他們去感染更多愛祢的人,謝謝祢一路的帶領,請繼續保守我們當中的每一個人,看見由祢而來的那生命的美好。

(作者為喜樂家族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