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媒體與家族事業回應上帝的呼召

作者:陳麗芬    刊登於:2016/07/21

從媒體與家族事業回應上帝的呼召

   從小我的志願就是要進入電視台工作。高中時參與過「屏風表演班」等小劇場的訓練和演出,去美國唸的是「廣播電視電影系」,畢業後又順利應徵到TVBS的工作,一待近十年!心想當一個「電視人」應該就是我的命定吧。

沒想到當我去了幾趟耶路撒冷,認真尋求上帝給我的「命定和呼召」之後,竟然在我的職場生涯中出現了戲劇性的轉變。

獻上以撒

一直讓我引以為傲的電視台工作,不知何時漸漸變得乏善可陳。而原本從工作中所獲得的優越感、滿足感和成就感,也轉變成了無法擺脫的空虛和厭倦。這景況大概維持了半年左右,有一次我和上帝求三個印證後,除了報考「靈糧生命培訓學院」,同時也向上帝獻上了我的「以撒」──辭掉了我最熱愛的電視工作。 

至今都還記得,當我收拾完私人的物品準備回家時,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TVBS的霓虹燈招牌,當下的心情真是五味雜陳啊!我還是很捨不得放下長久以來的夢想,而且一旦丟掉了「執行製作人」的頭銜後,我不知道自己還剩下什麼?

我願跟祢走

回到車上,我忍不住放聲大哭,車內響起讚美之泉的「主,我跟祢走」──「主,我跟祢走,往普天下走,死蔭幽谷緊緊跟祢走。因你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有祢跟著我,我還怕什麼?因祢已戰勝死亡,得勝君王。這信心的路我永不回頭!」

我知道是上帝正在鼓勵我,要我不要害怕未來的路。雖然我並不知道未來到底是要走到哪裡去,但是心裡有一個確據:上帝會繼續陪著我走下去。

在尋求上帝的心意時,有好幾次都出現和「老人」有關的工作。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唸生培時,學校請「香港611先知團隊」為學生禱告,有位姊妹竟然在異象中看到我在安養院服事「老人」。她說:「上帝很喜悅你目前正在做的老人工作,上帝還說,這比你以前所做的工作要有意義得多了!」我聽完她的禱告後,馬上就哭出來,不是因為感動,而是心想:完了,逃不掉了!居然連香港來的同工都看到我在做「老人」工作,看樣子我這輩子注定和「老人」是脫離不了關係。

家族事業的羈絆

   我的家族,從事長期照顧的產業(看護中心、老人養護中心、護理之家) 。當人手不足時,父母親就會要求我和妹妹們去機構幫忙餵長者吃飯、洗澡、換尿布和陪伴就醫等,所以我們都非常排斥去機構照顧老人。

隨著父母親年紀的增長,他們更期待身為長女的我能夠繼承家中的事業,不過因我對電視台的工作充滿了熱情,再加上我實在無法忍受安養院的味道和氛圍,儘管十年前父親因病過世,只剩下母親獨自經營著七間長期照護機構,家裡的變故卻絲毫沒有影響到我對電視工作的執著和迷戀。不論母親再怎麼軟硬兼施,要求我辭掉媒體的工作,回去家裡的老人養護機構幫忙,我仍然不為所動。

踏進另一個世界

   八年前我會願意辭職,回家裡的養護機構幫忙,真的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順服上帝。那時必須早上在「靈糧生命培訓學院」接受裝備,下午才有力量進入機構上班。剛開始時,光是要適應老人身上的味道,還有克服對植物人的恐懼感,就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上班前我必須先在車子裡敬拜和禱告一個小時後,才有勇氣去工作。

養護機構對我來說,就像是另一個世界,那裡不但沒有彩色的人生,也沒有歡樂,只有悲傷和死亡;無奈中,我硬著頭皮陸續完成了兩年的「靈糧生命培訓學院」、社工學分班、實踐大學老人生活保健碩士學分班、和高齡家庭服務事業碩士在職專班等課程,同時也從經營家族事業的經驗中,學習到在課堂上無法獲得的知識和技能。

愛的延續

   然而真正讓我感覺到「老人工作」是一件很有價值的工作,卻是在母親的追思禮拜裡。我透過攝影機去訪問機構內長者對母親離世的看法,還有他們在追思禮拜中對母親的感謝和懷念,讓我感受到母親這廿多年來,所做的是那麼有意義。她不僅是一位護士、護理之家和養護機構的院長,最重要的是,她把這些長者當成家人。以前我常埋怨母親沒有把時間留給子女,原來她還有更重要的人要照顧,那就是住在機構裡的這些長輩們。

   我以為會繼續經營母親留下來的機構,但是兩年前,上帝又透過異夢和印證,帶領我到台北靈糧堂「社會關懷中心」。剛開始負責居家服務的業務(對象是老人),但因去年教會要成立日間照顧中心(對象還是老人),我被調派到日照籌備小組。

預計將在今年年底開始服務大安區的失智和失能長者的「大安老人日間照顧中心」,雖然仍是一個新的嘗試和挑戰,但我的心已完全降服,甘心樂意地回應神的呼召:事奉老人。神既呼召,也必把新的熱情和愛加給我,深信一切必因祂的心意而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