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條魚開始

連日豪雨後的晴空,雲層顯得特別輕盈,乾淨的蔚藍討喜而誇張地塗滿半邊天;然而地面的泥濘卻因著陽光的出現而變得黏稠難行,敬恆走在漁塭的小徑,和漁家討論著如何又成功地避開了這次災情。溫暖的陽光在冬日下實在讓人感覺舒適,凝望水底還可清楚看見悠游的魚群,空氣中隱隱飄著新鮮的海味,敬恆深吸了一口氣,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站在這裡的到底是誰呢?五年前,是西裝筆挺地和人換名片接案談細節;現在一件牛仔褲,對象是不懂電腦的漁夫,滿嘴是水資源、生態養殖,滿口的煮魚、蒸魚、煎魚....。一切,都從這一條魚開始的吧!此刻,在他的心中,一條魚,就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我能夠做什麼

他是在一場喜宴中,遇到自己過去的小組長,目前在東石牧會的碧亮傳道夫婦。那天在席間,碧亮傳道笑著說自己不但要牧會,還要幫忙賣魚。嗐!牧師兼賣魚?這引起了敬恆的興趣,立刻豎起耳朵聽個詳細。碧亮傳道原本專業就是水資源,他提到東石有一位特別的漁戶,別人挖兩尺,他的漁池挖到四尺,以共生的生態鏈,吸引多種生物聚集,因此水質純淨,養出來的魚絕對無毒,特別好吃。最重要的是,這生態養殖法能夠保育水資源,讓生態永續循環,未來甚至可改變台灣地層嚴重下陷的情況。那段時間,大學畢業生只能領22K薪水的議題正鬧得沸沸揚揚,敬恆心中很感慨,他開始為下一代擔心:「十年後的台灣會是怎麼樣?我的小朋友會在哪裡?下一代怎麼辦?在工作崗位上做得再好,所做的事也只有幫助公司,無法改變任何事,與其抱怨或者擔憂,我能夠做什麼,是可以對下一代有幫助的嗎?」原來,當時敬恆心中已經暗暗策劃要自己創業好一陣子,最近他都在思考要做什麼?賣魚,第一次出現在他的腦中。

兩難的抉擇

「台灣開始注重食品安全,我去賣這種健康的魚,一定會有市場,而且也可以對未來生態環境有幫助,還可以傳福音,為主做工。這不是我一直在思索,怎麼樣可以又賺錢又能做好事的答案嗎?」當天晚上,敬恆簡直興奮的睡不著覺,越想越覺得這是神為自己開的一扇門。但這種轉換跑道的大事,可不是這麼容易就一拍定案的。先是跟妻子的溝通,因為若真要創業,自己就一定要先辭職,鐵定有一陣子是沒有收入,而自己有兩個家要養(母親和自己的家),還有房貸、車貸,這些該怎麼辦?說服妻子並不算太難,家裡的積蓄和妻子的收入,也可以撐一段時間,跨領域才是最大的擔憂。賣魚和軟體程式設計,可是八竿子打不著邊,截然不同的兩個行業。「我行嗎?」激情之後的現實考量,讓他仔細坐下來評估,開始研究市場的需求,也徵詢許多人的看法。

「你要創業,好歹也找一個自己熟悉的行業....;景氣已經很低了,你別這個時候去跳火坑....;賣魚?國土復育?傳教?你走火入魔了!....」基本上非教會的朋友,強烈建議他千萬不要做。而教會的弟兄姊妹,卻是倒向另一面,都持支持的態度。「你背後的動機若是為主做,主會開路....,只要多禱告,有平安有印證,就去做....,用工作來服事神,神一定會祝福你....。」若是以前,敬恆心中所想,都是如何讓自己保持競爭力,如何讓客戶滿意,拼亮眼的業績,絕對不可能去做對自己無利的事,當然更不可能為了所謂生態環境去冒險。環境保育是專家的事,什麼時候,成為自己的選項了呢?

從宗教到信仰

敬恆國中時,突然全家族都因姑姑的影響,受洗成為基督徒,當時也被要求要受洗,礙於父母親的要求,他糊裡糊塗受洗成為基督徒。但,他從來不去教會。特別看到母親信主後改變很大,什麼都感謝神,口中也常喊著耶穌耶穌,在敬恆的眼中簡直就是精神出了問題,這讓他完全無法認同這個信仰。倒是敬恆當兵那段時間,父親因為經商失敗破產,家裡全靠著教會的人,或者奉獻,或者來幫忙渡過。他很納悶,幫助一個破產的人,是得不到任何回報,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敬恆,要不要來參加啟發課程啊?」出社會工作時,他的上司不斷地邀請他參加教會的啟發課程。敬恆後來決定去看看,其實是想去瞭解一下,為什麼父母會被這個宗教洗腦?

啟發課程裡有吃有喝,也有一些分享,宗教味並不強烈,這股溫暖的感覺,讓敬恆不知不覺中走進了教會,雖然以前沒有來過,但不知為什麼,和這些人交往感覺並不陌生,反而有一種親切感。敬恆甚至開始幫忙啟發課程,後來還加入了詩歌敬拜團,一切都很自然,內心也沒有任何掙扎,沒多久,竟然開始邀人來教會,傳耶穌。

信上帝真的好嗎?

然而自從回到教會,他的生活並沒有比較好,以人的眼光來看,反而是越來越差。當時他已有論及婚嫁的女朋友,她無法接受敬恆的改變,就好像當初父母的改變他無法接受一樣,再加上她的父親也反對她嫁給基督徒,於是兩人分開了。敬恆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心碎。

同時間,敬恆工作的公司突然被賣掉,所有的人都將會被資遣,每個人都不知道明天在哪裡。他身上背著房貸以及車貸,看似什麼都有,其實隨時都可能被奪去。他心想,不是信上帝了嗎?怎麼會這樣呢?

以前,他是個很自傲的人,覺得天下沒有辦不到的事情,只有能力的問題,但是,一連串的挫折反而讓他知道,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多到數不清。「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聖經馬太福音六26)聖經這句話在當時,給他很大安定的力量。就這樣,在挫折中,他學會了交託和順服,也學習了謙卑,信仰反而真正地生根在他心裡。上帝也開始為他的未來預備,先是遇見現在的妻子,進入婚姻,並且做了父親。接著,又為他開了賣魚這個門。

理想與使命

「主啊,若這不是祢要我做的,請祢阻止我;但若這是祢要我做的,請祢來開路。」這是那段時間他的禱告。對他而言,一切都要問神,唯有神說了才算。

不久,因著友人的介紹,他找到同樣背景、同樣理念、同樣信仰的合夥人。於是敬恆挽起袖子,捲起褲管,去跟漁戶學煮魚,學賣魚,也用自己的專業,在網路上用「台灣好漁」的招牌賣起魚來。開始時,兩個大男人搬著鍋碗瓢盆,經常南征北討,帶著魚去公司行號料理魚、辦試吃,打知名度也教育消費者,網路上漸漸開始有零星的訂單,但完全沒有辦法損益兩平,更別說兩人還都沒有支薪。

撐到第二年,敬恆的妻子也被資遣,家裡完全沒有任何收入,這件事幾乎讓敬恆打退堂鼓,他再一次對上帝說:「如果我走在祢的旨意上,請為我開路;若不是祢的心意,請為我關上門。」不過,上帝好像不是這個意思。一扇又大又美的門,正悄悄地向敬恆打開....。

賣魚郎也會紅

他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個「亞洲社會企業競賽」的新聞,它的比賽辦法和理念,正是鼓勵企業以自身營利來做好事。敬恆心想:「這不正是我們公司要做的嗎?或許,透過這樣的比賽,可以來驗證我們現在所做的模式是否是對的?」這個比賽,他們並沒有得到前三名,但仍然在七百多家參賽的公司中,拿到第十三名。雖然落敗,主辦單位卻很熱心地鼓勵他們,以這套自然生態健康水產養殖方式的經營理念,去參加新加坡星展銀行的「社會企業獎勵計劃」。

想不到他們很順利地,得到了這個獎勵,並且拿到新幣5萬,相當台幣117萬的獎金。這筆獎金化解了公司財務危機,也建立了公司的名聲,打開了知名度。這是來自國際級的評審的肯定,再加上豐富的獎金,敬恆知道這是神在鼓勵他。好像以色列人必須經過曠野的等待,對他來說,等待的日期似乎已經滿了。

公司因著這個獎,由平台轉型改為建立自己的品牌,業績一路往上走,今年上半年,終於接近損益兩平,而下半年已經有許多大訂單進來。敬恆自己也常被邀請去演講或者接受媒體採訪,讓他有許多的機會來陳述保護和重建水資源的理念。

恩典之路

剛開始只是一個理念,好像只是一個基督徒對生態環境一個自然的回應,但現在敬恆明白,這是神對自己極大的祝福。今年「台灣好漁」又成功地榮獲全球僅2千企業擁有的「B型企業認證」,這是一個非常嚴謹的認證標準,拿到這個認證的公司,不僅只做慈善或捐獻,還要建立起足以永續,又對社會和員工友善的商業模式。儘管現在營運已經上軌道,但敬恆知道未來的挑戰還很多:業績目標的達成、團隊的溝通、商業的競爭、資金的不足、如何兼顧理想與現實、難以下定的決策等等。但敬恆心中卻有平安,因為他相信,萬一走錯路,神會引他走回正路;他也不擔憂明天會如何,因為有神的同在,每一步都將是恩典之路,也都將成為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