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譜的兩端

「生命會找到出路的!」這是電影《侏羅紀公園》的一句對白,事實上也是我的座右銘,即使遇上再大的困難,我都會拿這句話來勉勵自己,激勵自己。等到50歲信了主,才知道原來主耶穌基督就是我生命的出路,過去在學業、家庭及職場靠自己找出路,撞得頭破血流,多走了很多冤枉路。但倚靠神的帶領,不僅讓我走出緊張又混亂的職場,還進入神國度的文字事奉。不少親朋好友聽到我現在在教會機構國度復興報上班,驚訝得說不出話,因為從媒體職場光譜來看,蘋果日報跟國度復興報,剛好是光譜的兩個極端,如此劇烈的轉變,未免太戲劇化了。這一切都是神奇妙的作為!

記者難為

「你不爽可以不做啊!」以個人在職場的經歷,不少老闆的心態,總把員工當「打工仔」,要將你的利用價值吃乾抹淨,他付你薪水,你就得賣命工作,不做就拉倒,請離開,等著要做這份工作的人多的是;高薪挖角成立的新媒體更是如此,每個記者或內勤難免會承受到主管言語的暴力、羞辱。過去20年間,我先後待過中國時報、蘋果日報兩家平面媒體,身為一個新聞記者,因著採訪的需求及關係的建立,得跟各行各業採訪對象搏感情、拉關係,接觸黑白兩道,進出聲色場所、特種行業,吃喝玩樂在一起,是稀鬆平常的事。沒信主前,一點也不在乎,總是把它當成工作的一部分,還樂在其中。我服務過的兩家媒體都是傳統紙媒,新聞輸贏是在報紙見真章,比新聞,也比獨家,比照片,也比版面。即使記者每天很辛苦跑新聞,隔天報紙卻漏新聞,主管根本不管你前一天跑了多少小時的新聞,守在現場多久,因為那是記者的本分要做的,照樣把你痛罵一頓,負責調度的內勤也要負連帶責任。因著科技發展,現在報社也要比網路即時新聞的速度,效率越高通常也代表越獨裁獨斷,於是記者可能因為沒去採訪報社主管指定的一條新聞,或是衝新聞現場時,沒有拍到一張照片,隔天對手報紙卻有新聞或照片,就可能面臨被裁員的命運,內勤也是如此。

跑新聞的壓力是與日俱增的,線上跑新聞的記者,不僅得透過各種方式,時時刻刻監看其他媒體,還要不停瀏覽臉書、BBS訊息及留言,留意跟進網紅;手機、無線電、相機,隨時Standby,一有狀況就得出勤。

坐辦公室的內勤督導也不輕鬆,坐在四面八方掛滿電視的辦公室,一部電視鎖一個新聞台,上班時間不停地播放各台新聞,眼前工作桌放的電腦,則是不停觀看網路消息,精神緊繃到極點;高壓工作傷身體,身體健康也易出狀況,同事有人因著日夜顛倒的工作型態,得了肝癌過世,也有人突然心肌梗塞昏倒就再也醒不過來,甚至有同事因部門整併,失去主管職務,又因割捨不下,鬱鬱寡歡,腦溢血過世,職場的冷血無情,令人失望。記者工作的壓力是內外交逼,不僅是內部要求,每天光是應付外頭的採訪對象,就很頭大。老一輩記者總是說「沒被人告過,就不算是跑過新聞!」偏偏我跑的是社會線的新聞,社會新聞以負面新聞居多,被告的風險超高,也莫名其妙被告過兩次。因此,即使後來待在編輯部當內勤,處理任何一則社會新聞,不管新聞大小,總是戰戰兢兢,不敢懈怠。

父母的影響

雖然職場壓力大,但我總以為記者是我一生的志業,只有悶著頭往前衝,我的妻子是基督徒,但我一直觀望,不願意讓信仰影響我的生活。我會受洗,跟父母先後在10年間罹癌過世的傷痛,想找尋一條出路有關。對職場人來講,父母生病、陪伴、甚至過世,都是段痛苦煎熬的過程。尤其面對父親處在死亡邊緣,當時還未信主的我,卻一點都使不上力。記得有一次在病房陪伴父親時,父親因接受放射線治療,肺部纖維化呼吸困難,常痛得無法躺在床上睡覺,但父親是個硬漢,不喊疼,睡不著只好坐起來打瞌睡。他問陪伴在一旁的我說:「怎麼辦?」說真的,我手足無措,也不知道怎麼辦?只能輕聲安慰他,病會好起來的。

追憶起父母的養育恩情及他們的情深,迄今仍讓我不時激動落淚。猶記得父親在林口長庚住院期間,母親拖著百病纏身的虛弱身體在醫院陪伴父親,因著嚴重的骨質疏鬆摔斷髖骨,兩老同時住院,樓下樓上。有一天,為探望跌斷腿的老伴,病重的父親坐上輪椅,由我推他探望母親。兩人在病房相見,牽著彼此的手互相安慰,已記不得當時父母交談的內容,因為一旁做兒子媳婦的我們早已哭成一團,不能自己。腦海每次浮現父母在病房相見的那一幕,內心總是有說不出的難過與不捨。父親走了,原想好好孝敬母親,過幾年好日子。遺憾的是,跌斷腿的母親再也無法正常走路,幾年後也因大腸癌過世。但因著妻子跟我弟媳兩位基督徒,不斷替父親禱告、傳福音,父親臨終前受洗,成為家族裡第一個基督徒;父親過世後,堅強的母親堅持夫唱婦隨,也受洗成為基督徒。

「一人信主,全家得救!」受到父母影響,在母親過世後一年,我也跟著信主,甚至後來我從大兒子孝臻口中得知,原來兒子會受洗,也是受到阿公當年受洗的影響。基督信仰不但成為全家的信仰,也開始改變了我的價值觀,若做的事不合聖經的原則,總覺得很不自在,信仰和工作的確開始了一翻拉扯。

信仰和工作的拉扯

在職場當個敬虔基督徒不容易,職場如戰場,在你爭我奪的高度競爭氛圍中,很多人總是處心積慮,思想如何存活下來,而把信仰的真理暫放一邊。「信仰歸信仰,工作歸工作。」職場上甚至不敢表明基督徒的身分,害怕因信仰的不同,而跟同事有了距離,失去了競爭力,甚至發生衝突。殊不知,信仰的真諦在於從生活中活出主耶穌基督的行為樣式,關顧需要幫助的弱勢,職場也如此。如今我信主3年,神真的是光,靠著祂的話語靈糧,也點亮了我生命的黑暗。昔日看為貴寶的「記者無冕王」權柄,一支筆就足以掌握人的生殺大權的驕傲,在神的光照下,如同糞土,不屑一顧。「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聖經加拉太書六8)以前未信主前,「裸體、屍體」、「緋聞、醜聞」的社會新聞,是我所寫慣的,揮灑之間,不覺得有什麼不對,自覺只是份工作罷了。但在信主後,每天讀經禱告時,聖靈總不忘提醒我,過往可能因著個人的好惡及驕傲,憑血氣寫稿,筆下不留情,誇張的述筆法,可以吸引讀者的目光,卻對新聞當事人而言,造成一生永難滅的傷痛。不管如何,身為一個記者,或有意,或無心地傷害到別人,都是不符合神良善、造就人的心意,都是一種罪,我常求主赦免饒恕自己所犯下的罪,祝福過往傷害的人。

新的出路

去年4月教會靈修進度來到《加拉太書》,讀到「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這段經文,很受感動,尤其思想到在「重情慾」惡劣媒體環境中,該何去何從,生命的出路在那裡?感謝神!當我這麼思想時,神就為我開路,報社發出鼓勵員工優離辦法,我想這是神的心意,毅然決然選擇離開,內心沒有中年失業的惆悵及苦悶,只有神安慰我的平靜及安穩,跟同事沒有離情依依,只有彼此祝福。離職後,我更緊緊倚靠神,參與教會、小組的服事與裝備,還到泰北短宣。因著神的恩典,生活不虞匱乏,配合失業救濟的補助,得持續求職,即使求職面試沒被錄取,心中沒有焦慮與失望,反倒多了份篤定與平靜。因為我知道耶和華以勒,神必為我預備。在轉換工作將近半年的過程,有許多弟兄姊妹關心我,或者介紹短期工作給我,後來先是加入國度復興報當特約寫稿,不久後就成為全職。我仍然可以做最喜歡的採訪工作,但心態和職場生態已完全不同。雖然國度復興報是福音機構,跑的是教會及國度的新聞。沒想到,上班第一天就遇上反同婚活動,到立法院採訪,看到牧師們站在第一線為維護婚姻家庭,跪地禱告求神掌權,很震撼。雖然以前人脈全派不上用場,得重新學習,重新交朋友,但心情是喜樂的,因為神已卸下在一般媒體的勞苦重擔。

當然轉換職場跑道的同時,我也得放下無冕王的驕傲,從「心」做起。或許別人覺得有失落感,但我自認是「無縫接軌」,沒有調適上的困難。因為打從開始跑新聞,「人在人情在」的道理就深烙心中,謹記別人尊重的是記者頭銜,而不是你這個人,要別人尊重,除非你活出與記者相襯的生命來,否則一離開記者崗位,別人的尊重也隨之煙消雲散。因此,在國度復興報工作10個月後,報導都是以造就人、成全聖徒為出發點,沒有拉扯,文字事奉全為榮神益人。原本以為退休後,生活的出路就變少了,但神為我預備了最合適我的出路,是在這條路上,我才領略了人生的美善風貌,看到了生命中真正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