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那孩子的父親,可以談一談嗎?

作者:吳璧昇    刊登於:2016/08/10

「等會你上車時就假裝不認識我,按你平常搭車就好了。」

        那一天就讀國小的孩子回到家,放聲大哭,心裡充滿了委屈,表示最近受到某位公車司機責罵,多次在站牌前揮手司機卻過站不停,因為司機說他是個不誠實的孩子,並要求之後每次搭車都必須先給他檢查,當車上沒有其他乘客時,還會破口大罵教訓他……。

        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不在現場的我,選擇隔天陪孩子走一趟,我特別走到前一站上車,以觀察完整的經過。當孩子上了車,司機先生果真毫不客氣嚴厲地對他說:「等會下車要先給我看過才能投錢!」孩子到校下車時,低著頭乖乖的打開手掌,讓司機檢查車錢後才投入票箱。整個過程看在身為父親的眼裡,彷彿與孩子一同受羞辱了。

        這樣跟了兩天,孩子下車後,我隨車坐到總站去,車上只剩下司機和我兩人。

        「這孩子小小年紀就會混,有一次上車說只剩兩塊錢,這樣還敢來搭車;不老實,從小就這樣子。」司機沿路數落著給我聽。

        我決定到總站後找這位司機先生談一談,心裡一面禱告神給我智慧,讓我知道要如何用合宜的話和他溝通。沿路上,神讓我感受到他開車的平穩……。司機坐在公車上休息等待下一班發車時間到來,我上前表明:「我是剛才那孩子的爸爸。剛才搭你的車,覺得你的技術很好,連上山轉彎路段都很平穩〈主幫助我以肯定對方開啟了對話〉。我想是不是孩子曾經做了甚麼冒犯你的事,所以你用這麼嚴厲的態度指責他,如果是的話,我願意替他向你道歉。」司機先生馬上下車,一改先前的態度,平和地把剛才在車上對孩子批評的事件再次說明,我也表示自己的孩子較粗心,常常忘東忘西,一個學期可以弄丟幾件衣服……,『但是,他是個誠實的孩子!』

        見他連連地表示歉意,說這孩子雖然當時上車告訴他只剩兩塊錢,但隔天搭車時就補上車資了;我也表達如果孩子有不對的地方,可以隨時通知,必定馬上出面處理。

        晚上回到家,跟孩子說明了與司機先生的溝通,教導孩子在這件事上的學習。當下孩子臉上露出愉悅得意的表情,他感受到爸爸的保護,還有那一句--爸爸說我是個『誠實的孩子!』

        第二天,孩子勇敢自信的繼續搭同一班公車上學去!

        感謝神!這些年在家庭和牧養的服事學習中,我愈來愈能明白甚麼是天父的愛。當孩子滿腹委屈跑到我面前哭訴的時候,他真正需要的是被接納、被安慰、被保護;不論事件處理的結果如何,孩子都因為父親的參與和出面而感到被愛。

 (作者為家庭事工中心夫妻事奉團隊同工)

其他文章

家有紅豆阿嬤

四、五年前老媽被搞丟一再重辦的證件、鑰匙、錢包所苦,費盡口舌勸導北上與兒女同住。但老媽向來有不服輸、堅忍不拔的個性,說什麼也不肯離開伴她走過幾十年熟悉的鄉村獨居生活。那時老媽81歲。但老媽因一次意外外住院,混亂中被我挾持北上,在徐文俊醫師診察中終於破解我們早就懷疑老媽有輕度失智的迷惑。

蒙福的服事~「Kids-Care館育兒友善園」

館內的常客更視此地為「他們家的後花園」,一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概念,不僅帶動了入館親子共同管理、共同維護的「共有、共享」之氛圍,更吸引了熱心家長重新認識社區、並願意投入服務與回饋的行動。

一趟「正確代表天父」的旅程

九年前,在以色列發現太太懷孕後,開啟了我成為父親角色的學習!還記得曾經誇下海口說過,我會成為一個不會讓我的孩子受到任何傷害的父親,這樣在未來,孩子也就不需要被醫治及釋放!但是很顯然的,在我第一年成為父親的時候就破功了......

做孩子情緒的雕塑家!

今天忙碌的工作世界,使得許多男士必須將更多的力氣放在事業激烈的競爭中,例如必須放棄休假來掌握生產進度、得接受駐外任務來增加生涯晉升能量……,這些「必須」使得許多孩子在生命的交響曲中彷彿少了父親這個「主調」的旋律,導致播放出來的音樂總少了點「雄壯」與「澎湃」。而有更多的殘酷現實是,雖然許多父親天天回家,但卻總是與孩子間有一種「錯身」的「迷惘」。忙碌使得父親難得聽聽孩子天籟般的笑語、壓力使得父親沒心情靜下來欣賞孩子滿屋奔跑的光影。許多父親雖然「知道」是應當享受當前的親子樂,但人生卻彷彿宿命一般,難以去逃避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