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紅豆阿嬤

作者:潘秀霞    刊登於:2016/07/27

        四、五年前老媽被搞丟一再重辦的證件、鑰匙、錢包所苦,費盡口舌勸導北上與兒女同住。但老媽向來有不服輸、堅忍不拔的個性,說什麼也不肯離開伴她走過幾十年熟悉的鄉村獨居生活。那時老媽81歲。
        但老媽因一次意外外住院,混亂中被我挾持北上,在徐文俊醫師診察中終於破解我們早就懷疑老媽有輕度失智的迷惑。
        對失智症沒有一點醫學常識的我們,突然來了既熟悉又陌生的老媽的生活言行舉止,每天宛如生活在狂風暴雨中,身為牧者的我雖然經常用聖經勉勵弟兄姊妹,但在這時刻幾次幾乎崩潰,老媽的懷疑、猜忌、暴怒、幻聽、幻覺、憂鬱、整晚不睡精神仍大好、吵著要回家、現實與虛幻交叉出現,所有家屬面對的困擾,我們都無一倖免。

學習與老媽共舞

        早上老媽睡醒問候她:「媽,早。」她很憤怒的說:「你以為我在睡啊!我工作的很累。」此後我會說:「媽,你好!」買回老媽百吃不厭的紅豆麵包:「媽,這是你最愛吃的紅豆麵包。」她憤怒的說:「是啊!都只有我愛吃,你們都沒有吃,我那麼愛吃,吃死了算了!」此後我會說:「媽,你看這麼多紅豆麵包,來吃個看看。」
        一家人同桌吃飯,她怒視我們,只愛小孫子迦勒,我跟德安經常躲在廚房或遠離她的視線吃東西。因為她不解為何我們天天住她家、天天吃她買的東西(事實是她坐輪椅不良於行,住在我家。但她心中被貧困、自卑自憐扭曲思想)每次回家她總是看我們有無帶禮物,為討她歡喜隨便帶個日用品,她都歡喜快樂!每次老媽情緒快發飆,我們想辦法轉移話題、拿她最愛吃的香蕉、紅豆餅、木瓜……

聖靈最美的禮物

        老媽剛北上每天數算過去的傷心事,她說上一句我可以接下一句,或敷衍的說:媽你說過幾百遍了,我知道了。但老媽根本沒聽進我的回應,自顧自得說上好幾個小時。有次,黃羅慧芳姊妹提醒我這樣無法滿足老媽的心靈,聖靈給我憐憫尊重的心,帶媽媽一樣一樣將傷害交給耶穌,第二天就止住埋怨受傷的心,不再講過去的不公平對待。
        生活中非常多的困境,聖靈的同在幫助我們全家一一攻克,跌跌撞撞中幸好徐文俊醫師耐心愛心及專業知識的提供及陪伴,如今我們全家接納失智者的情緒,可以天馬行空的與老媽共舞,慶幸老媽失智之前信主,每天清晨詩歌伴隨老媽謝飯禱告聲中吃著她最愛的紅豆麵包,這時老媽已86歲,進入失智症重度。

(作者為喜樂家族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

其他文章

一趟「正確代表天父」的旅程

九年前,在以色列發現太太懷孕後,開啟了我成為父親角色的學習!還記得曾經誇下海口說過,我會成為一個不會讓我的孩子受到任何傷害的父親,這樣在未來,孩子也就不需要被醫治及釋放!但是很顯然的,在我第一年成為父親的時候就破功了......

做孩子情緒的雕塑家!

今天忙碌的工作世界,使得許多男士必須將更多的力氣放在事業激烈的競爭中,例如必須放棄休假來掌握生產進度、得接受駐外任務來增加生涯晉升能量……,這些「必須」使得許多孩子在生命的交響曲中彷彿少了父親這個「主調」的旋律,導致播放出來的音樂總少了點「雄壯」與「澎湃」。而有更多的殘酷現實是,雖然許多父親天天回家,但卻總是與孩子間有一種「錯身」的「迷惘」。忙碌使得父親難得聽聽孩子天籟般的笑語、壓力使得父親沒心情靜下來欣賞孩子滿屋奔跑的光影。許多父親雖然「知道」是應當享受當前的親子樂,但人生卻彷彿宿命一般,難以去逃避重播

引導孩子走向天父命定

在這個動盪不安的世代中,父母親如何與神同工,將孩子引導至天父對他個人的命定?又如何讓孩子成為天父手中貴重器皿,在職場各領域發揮影響力,轉化這世代?

落實「世代傳承」,讓家成為見證

2018-2020「世代傳承」計畫。在這三年裏,教會將陸續從「親子關係」、「家庭營造」、「世代服事」三方面,提升親子關係、培養親職能力、落實家庭屬靈教育,興起教會中更多稱職父母,讓家成為我們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