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她是怎麼做到的?!

作者:謝文瑩    刊登於:2016/07/27

        一轉眼是三年多前了,當時我跟丈夫還定居在吉隆坡,第一個孩子滿月的那天爸媽從台北飛來看我們。短短的一周很快就過去了,印象深刻的是媽媽要離開前,紅著眼光抱抱我說冰箱還有一鍋紅燒牛肉,熱一下可以煮麵吃。從她不願說再見的哽咽,我知道她有多捨不得放下初為人母的我在異鄉,面對生命中重大的角色轉變。但感謝神的是,或許正因為她不能常在身邊,思念串起種種的美好,讓我在做媽媽、妻子的角色上常常思考:「她是怎麼做到的!?」

        在我成長的記憶中,媽媽是個職業婦女,雖要兼顧工作、家庭、服事,但家中總是按時傳來飯菜香。媽媽工作回來還沒換衣就進廚房開火,為的是讓我和哥哥吃飽可以盡快寫功課、早點休息,就算晚上還有服事,她也一定先顧好家人的需要才外出;在我和哥哥年幼的時候,爸爸是沒有去教會的,他總是接送我們,但不願意進來。但在我成長的記憶中,媽媽總是很喜樂的服事、很喜樂的顧家,而且非常的尊重爸爸;媽媽口中的服事總是滿足的,弟兄姊妹總是可愛的,神總是真實的,爸爸總是一家的老大!我進入婚姻,有了家庭,才開始了解這有多不容易。

        「她怎麼做到的?」 
        成長的記憶中充滿媽媽讀經、禱告的身影,晚上睡前看到她在禱告,早上我起來她又已經在禱告,從媽媽的身上,我真實看到一個女人的力量,來自神。我幾乎沒有聽過媽媽對任何人大聲斥喝或是拉高聲量講話,但是她的一句話,就足以觸動人的心。她常常和人在電話上禱告到哭泣,放下電話後仍獨自禱告;她對人、對神的愛都是真的。我在家裡看到的她,和在教會、講台上的是同一位。到現在她還常常跟我分享她「最近在學習的功課」,無論在服事上、家庭、與人關係她都說自己還在學,我相信她在主面前的謙卑,是她自由、喜樂的秘訣。去年底神賜給我們家一個新成員;妹妹(老二)的加入讓我更多去體會父母怎樣從我和哥哥年幼時,帶著那份對「兄妹彼此相愛」的盼望,以及看見手足同樂的那份滿足,又在育兒的路上神怎樣擴張我們為父為母愛的身量。想想我的原生家庭,其實沒有建立甚麼特別的『屬靈文化』,但一切都是出自父母以身作則的生活方式和態度,而這些值得我和哥哥一生效法和學習。

        感謝神,讓我的外婆在90歲的高齡還常常和我們同樂,四代同堂,且都屬主愛主是多麼大的福氣。在四代的關係裡,我看見母親的愛如何將代代串連;我都三十多歲兩個孩子了,媽媽還是時常嘮叨說我穿不夠多,光顧孩子沒好好吃飯,常常送食物(食材)來我家......同樣外婆也還會嘮叨媽媽服事太忙,休息不夠,有時還會幫媽媽買新衣服,說希望她上台穿得體面。這就是母親的愛,不管孩子多大了,永遠是媽媽心頭的寶。

(作者為謝明宏牧師夫婦次女)

其他文章

校園祭壇--爸爸媽媽 GO!

龍門國中祭壇的建立,緣於週三婦女祭壇胡毅牧師的異象分享:「當媽媽們在前方禱告,學校就會跟在後面走。」此異象觸動了我和其他四位媽媽的心,建立龍門祭壇,每月隔週風雨無阻地為校園守望,至今已滿兩年,回首時充滿感恩和驚嘆。

為愛情打開新的篇章

「我剛剛的意思是,建議你可以做一些調整。」 「我覺得你總是在挑剔我!為什麼就不能聽我說話,老是要聽你的?」

成為一個爸爸

從小曾經以為豐盛不屬於我。在我唸小學時,家庭經濟窘迫;父母為了工作不斷搬家,前前後後因著搬家,我跟弟弟讀了五所小學。算算就讀小學的六年間,幾乎是過完一個暑假就得轉學一次。但是從女兒進入我的生命中,我的眼光不一樣了,開始體會天父爸爸近乎奢侈的慷慨......

最簡單的幸福

已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心中一直渴望擁有一個幸福、充滿愛的家庭。也許是小時候,軍人出身的父親常常不在家,而在家時又總是疾言厲色地和母親爭吵,家裡始終籠罩著不安的陰霾,有幸福感的記憶屈指可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