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溝通的故事

作者:許瓊華 / 呂冠儀    刊登於:2018/09/06

衝突後的談心,帶來美好 / 許瓊華(母親)

  大女兒這次從美國回台,我們起了一個衝突,起因是她和朋友去台東三天,卻沒有給家裡一通電話或是一個訊息。

  這三天,我把平時靜音的手機鈴聲打開,並且時常拿在手上,深怕錯過任何一個她的消息。雖然我非常瞭解女兒是個成熟、負責的孩子,在美國兩年多都是獨自一人面對所有的挑戰。但是三天沒有任何音訊,我實在是擔心。

  當她如約定的時間準時到家,我沒有給她好臉色,心情其實是擔心,說話卻耐不住性子。我對她說:「你出門在外都不需要報平安嗎?出去像丟掉的一樣!」沒想到女兒竟回應我:「媽,我已經29歲了。」,立時,我爆炸了。我感到被冒犯,且震驚於女兒所用的字眼,自己也用了不好的口氣回覆。

  回到房間不久,女兒寫了一則訊息給我,大意是說明她是真的沒想到要報平安,無意造成冒犯。但我仍然很難釋懷。二天後,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談這件事。我真誠的告訴她,孩子報平安是我的需要。女兒則說明她獨立生活久了,沒有想到要報平安。我又提出,那妳只要說出「沒有想到」就好,為什麼要用「已經29歲了」來回覆呢?

  這段對話意外引出了女兒的痛。原來她不想說出真實的感受,是因為過去親子溝通不好的經驗。在我面前,她即使已經小心翼翼,卻總是達不到我的要求。我愣住了,我一直以為母女間有良好的關係、順暢的溝通,以為自己是懂得聆聽的人,但原來女兒心底深處充滿恐懼、壓抑。

  我慢慢說出對她的欣賞、信任。她每天與主耶穌親近的關係,願意把主放在首位,任何一個決定都會跟主耶穌談一談。我非常欣賞她生命的成熟,甚至是我想要學習的。女兒終於放下防備,眼淚一滴滴流下。想起她小時候哭泣時,我曾對她說:「哭什麼哭,應該哭的人是我!」之後將近20年,她在我面前是不流淚的!她的纖細、善感跟我的特質大不相同,但感謝主在衝突化解的過程,醫治女兒的恐懼,也給我悔改的機會,讓我們母女的心緊緊靠在一起!

 

在心與心的連結中化解衝突 / 呂冠儀(女兒)

  我從2015年至美國求學,並於2017年五月畢業後留在美國工作。在美國這過去兩年半,都會在聖誕節前後回台幾週。過去回台時,我都沒有與家人起衝突,看起來我們的關係也沒有什麼問題。但此次回台前,我竟有極深的恐懼,甚至慌到不想回來面對。原因是我在畢業後,生活有很大的變動。因著經濟獨立,似乎在與父母的分離、和自己長大成人方面,都有一個轉捩點。我開始意識到以前因著壓抑而不認識的自我;在美國「自由沃土」的孕育下,我也「回不去」過去壓抑內心的生活。或許是隱約知道,自己的轉變,若是真實地呈現在父母面前,勢必要有衝突;而我過去對衝突的經驗幾乎都是負面的,認為到最後,我的感受總是被犧牲。既然如此,我為何還需要表達?不如相安無事就好。

  12月底我和摯友去台東旅遊。在外獨立習慣的我,出去三天,完全沒有想到需要向家人報平安。回到家後,卻因此第一次與母親起正面衝突,這是我沒有遇過的狀況,也不知道如何收拾。

  兩天過後,我們坐下來談。在溝通過程,我仍然擔憂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會帶來不好的結果;因為過去與母親相處經驗中,我似乎不被允許有不同的想法。我恐懼若是說出來,又要再經歷到一次「妳的想法不正確」的評斷。雖然擔憂,但我還是決定勇敢表達,「我覺得妳看我是18歲,而非29歲。」「好像我還是個青少年,有權力決定一點事情,但沒有權力能決定在我範圍內的所有事情。」母親停頓了一下,回答「我沒有把妳當成青少年。我知道妳一個人在國外生活很辛苦,要面對那麼多事情,若不是能力強,怎麼能做到?我也知道妳很成熟,有些地方甚至比我還要成熟,因此我有些事還會問妳的意見。」

  這回答完全出乎我的預料,我因著很深的被理解,眼淚不聽使喚地掉了下來,原本築的厚厚高牆,也塌了下來。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溝通的美好。若不是因著跨越恐懼真實地溝通,我沒有機會體會到,原來母親是理解我的。我們的想法、需要,可能不一樣,但當她願意傾聽和理解我們的不同,她的「需要」對我而言便不是一條「律法」,而是出於愛的「表達」了。原來,這才叫做心與心的連結!

 

(作者為板城福音中心會友母女)

其他文章

蒙福的服事~「Kids-Care館育兒友善園」

館內的常客更視此地為「他們家的後花園」,一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概念,不僅帶動了入館親子共同管理、共同維護的「共有、共享」之氛圍,更吸引了熱心家長重新認識社區、並願意投入服務與回饋的行動。

做孩子情緒的雕塑家!

今天忙碌的工作世界,使得許多男士必須將更多的力氣放在事業激烈的競爭中,例如必須放棄休假來掌握生產進度、得接受駐外任務來增加生涯晉升能量……,這些「必須」使得許多孩子在生命的交響曲中彷彿少了父親這個「主調」的旋律,導致播放出來的音樂總少了點「雄壯」與「澎湃」。而有更多的殘酷現實是,雖然許多父親天天回家,但卻總是與孩子間有一種「錯身」的「迷惘」。忙碌使得父親難得聽聽孩子天籟般的笑語、壓力使得父親沒心情靜下來欣賞孩子滿屋奔跑的光影。許多父親雖然「知道」是應當享受當前的親子樂,但人生卻彷彿宿命一般,難以去逃避重播

父親,是男人最尊榮的名字

父親的位份是從守望的關係而來的:父母要為兒女禱告,將心回轉向孩子,並一同經歷屬天的愛與祝福!

引導孩子走向天父命定

在這個動盪不安的世代中,父母親如何與神同工,將孩子引導至天父對他個人的命定?又如何讓孩子成為天父手中貴重器皿,在職場各領域發揮影響力,轉化這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