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福家庭,是全家樂事奉!

作者:趙治德弟兄、趙治達傳道    刊登於:2016/07/27

        我和我家「是否」事奉耶和華?全家瘋敬拜,親子樂服事,全家人一同服事神是多麼喜樂又美妙的事!永和靈糧福音中心趙齊實牧師夫婦於「家庭屬靈教育」的重視及榜樣,使全家一同經歷極美的祝福,以下為趙牧師兩位孩子的見證:

【哥哥趙治德弟兄:】
文/趙治德

        我的爸媽並不完美,我也時常介意他們的個性當中某些部分,例如常常要來影響我的一些決定,或是一直拿東西要給我吃給我用,我一直很努力的學習更加獨立,在過程中,我學習到,一半的責任是我的,至終我必須學會自己去say yes or no。
        舉個例子,我一直無法把父親的信用卡附卡主動交還(就是會有一股魔力把它跟我的皮包吸住),而一年前媽媽跟我要,我趁機趕快還她,孩子跟父母是要互相配合的,我很感謝這個機會,讓我的經濟完全獨立,我自認是一個幼稚,比較慢才成熟的男人,我常常覺得做音樂的這個我,總還是個長不大的男孩,寫著流行歌,計畫著完成夢想,而我的父母一路支持,永不放棄,我的爸爸教導我身為一個男人與基督徒基本的穩重,對神的執著對人的寬厚,對朋友的單純,我的母親教導我愛,給我足夠的安全感,給我資源發展我的興趣,如今也是我的事工與工作,若沒有我的父母親,絕對沒有今天的我,在此深深向爸媽鞠躬。

(作者為約書亞樂團主領、福音創作歌手)


【弟弟趙治達傳道:】
文/趙治達

        自小印象深刻的是,一早起來就聽見客廳傳來不太厲害的單音鍵盤彈奏聲和不太悅耳的歌唱聲,如今依然清晰,「清早起來讚美神」,幾乎常常早上是伴隨這樣的聲音從睡夢中甦醒的,這是我父親給我的「對神、對屬靈生命的認真」的榜樣。
        小時候母親帶我跟哥哥睡前在床上一起讀經的畫面回想起來歷歷在目,一人一節輪流讀過,一天一天細水長流,不知覺地成為一個家人的精心時刻。 長大一點父母親幾乎不用說服的,對於屬靈生命的帶領,他們更常用以身作則的,就是看見他們在讀聖經、默想、看屬靈書籍......最多就是告訴我什麼很棒,可以試試看會很被祝福,也沒有說如果不怎樣就不好、不乖。是用描述、見證跟隨神的好來吸引我,也不是用不追求神要小心等等來嚇唬我。
        這樣回想起來,教導我讀經禱告、敬拜的不是一些裝備課程或講台的信息,是更早的家庭環境,為此我深深感恩。

(作者為本堂青年牧區傳道)

其他文章

與失智共舞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失智症家人的生活,就是十足的災難。失智者喜歡到處遊走,卻不認得回家的路,稍不留神即走丟。失智者會懷疑東西被家人偷走,與他敵對;也會在夜間翻箱倒櫃找東西,甚至打包行李,說這不是他的家,半夜要出門『回家』。家屬每天都得面對一堆問題挑戰,不禁會問漫長道路的盡頭何在?但又對自己這樣想法感到罪惡與自責。

家有紅豆阿嬤

四、五年前老媽被搞丟一再重辦的證件、鑰匙、錢包所苦,費盡口舌勸導北上與兒女同住。但老媽向來有不服輸、堅忍不拔的個性,說什麼也不肯離開伴她走過幾十年熟悉的鄉村獨居生活。那時老媽81歲。但老媽因一次意外外住院,混亂中被我挾持北上,在徐文俊醫師診察中終於破解我們早就懷疑老媽有輕度失智的迷惑。

蒙福的服事~「Kids-Care館育兒友善園」

館內的常客更視此地為「他們家的後花園」,一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概念,不僅帶動了入館親子共同管理、共同維護的「共有、共享」之氛圍,更吸引了熱心家長重新認識社區、並願意投入服務與回饋的行動。

做孩子情緒的雕塑家!

今天忙碌的工作世界,使得許多男士必須將更多的力氣放在事業激烈的競爭中,例如必須放棄休假來掌握生產進度、得接受駐外任務來增加生涯晉升能量……,這些「必須」使得許多孩子在生命的交響曲中彷彿少了父親這個「主調」的旋律,導致播放出來的音樂總少了點「雄壯」與「澎湃」。而有更多的殘酷現實是,雖然許多父親天天回家,但卻總是與孩子間有一種「錯身」的「迷惘」。忙碌使得父親難得聽聽孩子天籟般的笑語、壓力使得父親沒心情靜下來欣賞孩子滿屋奔跑的光影。許多父親雖然「知道」是應當享受當前的親子樂,但人生卻彷彿宿命一般,難以去逃避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