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是我家之主

作者:林炯甫、張碧菁編輯整理◎楊玉華    刊登於:2016/07/27

        林炯甫、張碧菁夫婦是台北靈糧堂的全職同工,過去因著夫妻角色的錯置與家庭次序的混亂,婚姻關係幾乎畫上句點。如今,神的愛不但改變了炯甫和碧菁的生命,拯救他們的婚姻,重新建立家庭,並使用他們見證了神的榮耀,也成為別人的祝福。

變奏的婚姻

        炯甫是家中的長子,從小對自我的要求很高,也很在意別人的看法。碧菁在家排行老三,父母因家裡孩子眾多,教導「凡事要靠自己」;從高中起就半工半讀的碧菁,雖然很早就獨立,但卻迷失在物質享受的錯誤價值觀中。 
        當兵前,炯甫經朋友介紹認識了碧菁;在他眼中,碧菁獨立、聰明、賢慧、體貼,並且很善解人意。一退伍,倆人就奉子結婚,因著岳父母心疼兩人的生計,年輕的碧菁未顧及炯甫的感受就搬回娘家住,炯甫在岳父開的洗衣店幫忙工作,一待就是八年。因為寄人簷下,每當炯甫和碧菁意見不合時,只能壓抑情緒一味容忍妻子,不懂得如何溝通,導致夫妻感情隱藏許多無形的炸彈。
        炯甫後來開了一家文具店,卅歲就當老闆;八年後結束經營就從事玩具業務的工作。而碧菁因為開店時很賺錢,就買房,買車,買名牌;之後又進入保險金融業,第二年年薪就破百。然而,業務工作壓力和工作量很大,她便以過度消費來滿足、犒賞自己,錢賺了雖不少,卻存不到錢。起初炯甫雖不高興,卻不敢多說甚麼。
        「那時我們生了一對雙胞胎女兒,家中經濟壓力很大,她的保險業務很忙、收入也多,她常常自做決定,更強勢,對我很不尊重,家事幾乎都由我一手包辦;加上兒子國中進入叛逆期難以管教,我的脾氣越來越暴躁……」炯甫心中充滿許多委屈、無奈、壓力和憤怒,開始常常對妻小口出惡言,甚至是咒罵,造成夫妻許多爭吵、互相猜忌。
        錯誤的夫妻角色與混亂的次序──碧菁主外,炯甫主內──碧菁卻覺得理所當然;長期下來的結果就是彼此痛苦折磨對方。兒子感受不到家中溫暖,國中起就開始打架滋事。

危機與轉機

        危機就是轉機。碧菁回想當時的光景:「我三天兩頭跑學校、警察局,甚至法院;兒子的事越來越嚴重,讓我不知所措,幾乎要崩潰。同事帶我到台北靈糧堂婦女小組,在詩歌中我淚流滿面,深刻感受到神的愛。一直以來我都是靠自己,如今我可以把勞苦重擔卸下給耶穌,藉著讀聖經、禱告,祂成為我的依靠、力量與隨時幫助;我的心得著平靜,也能用不同的眼光去看我的孩子,並且愛他。」
        二○○四年碧菁受洗後,就和小組姊妹更迫切為孩子與丈夫炯甫能接受耶穌禱告。剛開始,炯甫對碧菁所認識的這位神有多厲害,都不以為然,總是跟碧菁唱反調,從不跟她和孩子去教會。
        二○○八年炯甫工作遇到了瓶頸,居然答應碧菁的邀請到維正東琳小組。他說:「在小組我感受到弟兄姊妹的熱情關心,聖經的話不但鼓勵了我,更觸摸我的心,每週五晚上成了我最盼望的小組時間。我好喜歡來小組,小組的兄姊比我的家人還關心我,小組長更是我生命中遇見最好的兄長,他不但關心我還教導我很多真理;在這個屬靈的家中我是被愛被接納的。」同年底炯甫便受洗歸入主名下。

家庭風暴再起

        然而,夫妻倆雖然信了主,生命也逐漸被神的話更新改變,但夫妻錯誤的角色已存在廿幾年,兩人關係不僅進展有限,甚至越來越不好。碧菁因為感受不到炯甫的尊重、愛與疼惜,夫妻關係的破口就如同雪球越滾越大。
        二○○九年三月,在一次爭吵中,碧菁帶著三個孩子搬離了與丈夫相守廿年的家,滿腦子就是「一定要離婚」,無論家人、姊妹、區長和區牧怎麼勸,她都聽不進去。他們只能表面尊重她的決定,但在背後仍不斷為她禱告。
        炯甫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被痛苦緊緊捉住,對碧菁充滿苦毒怨恨與憤怒,很不諒解她的所作所為。這也是他人生最低潮的時期。縱然如此,家庭破碎、身心俱疲的他,仍然來到教會。在牧者小組長和弟兄姊妹們的愛與接納、不離不棄的關心陪伴、迫切禱告下,神興起環境調動萬有,用祂奇妙的方式不斷的光照炯甫,並且賜下安慰和盼望。

將婚姻及生命主權交給神

        主讓我看見自己雖然信主,仍然自己作主,以自我為中心,活在肉體血氣情慾中。最重要的是我始終沒有真正饒恕碧菁。主耶穌要我真正的饒恕碧菁對我許多的傷害,不再怨恨苦毒咒罵,放下我的不安全感帶來的恐懼、掌控,暴怒;把我的婚姻家庭交給耶穌,不要一直活在過去誰對誰錯的善惡樹上,而要活在現在的饒恕與愛的生命樹上。」炯甫轉眼定睛耶穌,在神面前認罪,悔改。
        當炯甫真正放手把婚姻與未來都交託給主時,他的心忽然平靜下來了,身體的狀況也漸漸改善,不再靠藥物才能入睡,更奇妙的是碧菁也被神改變了。
        分居的那段時間,碧菁雖然非常軟弱、孤單與混亂,但唯一不變的就是仍然緊緊抓住神。她說:「我還是會去教會,因為我知道我不能離開神,在祂裡面我才有出路──我雖軟弱主剛強,我雖混亂主清楚──主耶穌愛我,祂會憐憫我,拯救我!」
        碧菁必須一手包辦洗衣燒飯、照顧小孩、整理家務,才體驗到過去炯甫的辛苦,為家的付出;又因父親癌症末期,感受到人生的無常有限,家人活著的時候要彼此珍惜,剛硬的心漸漸柔軟下來。
        有一天主日聚會後牧師呼召,要大家禱告聆聽神的心意,碧菁聽到神說:「孩子,我是合一的神,我要你與炯甫和好,且不可發怨言。」神光照碧菁經營婚姻不是靠人,而是靠神,因為人的愛太有限了,沒有一個丈夫或妻子是完全的;接著又對碧菁說:「跟隨我吧!用我的方法解決妳們夫妻的問題。」神的愛與神的話大大安慰碧菁在婚姻中所受的傷害和不滿,也釋放她心中的苦毒。神又光照碧菁要為之前在婚姻中錯誤的夫妻角色認罪悔改,求神赦罪,並請求炯甫的原諒,請他回來一起同住。
        因著神的憐憫,炯甫和碧菁一家奇蹟式的團圓了。

恢復屬神的夫妻角色

        復合後,兩人也和從前不一樣了。碧菁由於分居期間開始做家事,不但甘心樂意享受為家人愛的付出,並且從購物狂變成了省吃儉用,有時還會反過來提醒炯甫別亂花錢。神也開始改變炯甫廿年錯誤的內在信念系統與價值觀,以及個性、脾氣,不再口出惡言、說髒話。炯甫由裏到外完全改變,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炯甫說:「神光照我,雖然我受了許多委屈及壓力,但夫妻錯誤的關係及角色需要回到對的秩序中。我有責任,不能都怪碧菁;我必須勇敢做頭、做決定,有擔當,不能再逃避責任把問題丟給碧菁一個人去面對。神也光照我過去對待妻子的方式和態度是神不喜悅的,我需要認罪及悔改;要對妻子愛護、保養顧惜,用她喜悅的方式愛她,不是我自以為的方式。」
        神不僅醫治了炯甫的身體,也醫治他在婚姻中受傷的心,更恢復他的自信心與價值感。神的愛火點燃了他的心,讓他懂得如何愛與關心妻子、孩子;也改善他與媽媽及弟弟、妹妹的關係,更迫切想將神的愛傳給他們。

服事中經歷神的恩典

        復合後的隔年──二○一○年六月,夫妻倆承接了小組。被按立小組長後,炯甫自義、驕傲、自以為是的老我個性又開始復萌,而小組裡,有的夫妻爭吵要離婚,也有位姊妹和媽媽罹癌,人數從六、七人降到只剩四人,甚至發現兒子也染了毒癮,炯甫再度崩潰,脾氣引爆,家庭和夫妻關係又亮起紅燈……
        二○一二年十月,他們參加恩愛夫妻營,在神饒恕的大愛中,再次彼此饒恕;接著又在甜心小組和談心成長班,持續一年跟著同質性的夫妻一起學習。從真理的教導以及老師牧者的榜樣,炯甫和碧菁的關係被修復,學會溝通的技巧,真實表達心中的感受,彼此的關係也更透明,更敞開。
        炯甫形容兩人的關係:「神幫助我們恢復了家中正確的夫妻角色及次序,我負起責任,用神的愛來愛碧菁和孩子,我們的感情好像回到剛結婚的時刻。以前看對方就討厭,現在想多去呵護她;以前除了吵架否則都懶得說話,現在卻是無話不說,常常彼此分享神的話,用神的話互相祝福、代禱。」

在家庭與小組中見證神榮耀

        在一次小組長月會中,神把教會家庭事工的需要與裝備負擔同時放在炯甫和碧菁的心中,兩人就為此同心禱告尋求神,並全心擺上學習裝備,也藉著在家庭事工的跟課學習,在小組中操練分享。
        「施比受更有福」。當炯甫和碧菁服事神時,神就賜福他們。家裡的氣氛因著兩人關係的改變,也變得和諧。「為父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也轉向父親」,十年來讓夫妻倆最擔心也很頭痛的──家中唯一還沒受洗的兒子,不僅回家同住,並且穩定工作,在感受到家庭溫暖後,心也變得柔軟。二○一三年十二月廿八日兒子終於受洗歸主,上帝的救贖大能再次顯明,讓炯甫和碧菁非常感恩。
        在小組中,也看見上帝的榮耀作為。炯甫雖然不很會讀經和禱告,但在小組中很願意真實敞開自己的生命,承認個人的軟弱;因著在家庭事工學習,使他更有愛心、耐心和同理心去關懷堅固弟兄,讓他們也感受神的愛。所以當教會缺少招待同工時,他們很火熱,如今有六位組員固定參與在主崇招待服事。
        碧菁則成為炯甫的幫助者;不管在家裡或是在小組、教會,她都順服尊榮炯甫,尊重他的決定。碧菁說:「生命的改變不只是宗教,必須是真實生命的關係。」哥林多前書十三章7節:「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讓她深刻體認到維繫夫妻和家庭的關係是要靠神的愛,因「神的愛是永不止息」。
        神的愛,讓炯甫和碧菁的夫妻關係真實活在神和人面前,見證了神的榮耀。如今,兩人在服事上彼此配搭,夫唱婦隨;「基督是我家之主;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把一切榮耀歸給愛我們的主!」正是他們共同的心志和宣告。

註:林炯甫弟兄、張碧菁姊妹為台北靈糧堂家庭事工中心同工。

其他文章

超級震撼的婚輔課程

婚輔課程最棒的地方,在於有許多成熟的前輩們的生命分享,有些甚至都快可以當我們的父母了,他們願意自我揭露分享關係上處理的智慧,使我獲益良多。以原生家庭來說,老師就分享說要不斷幫另一半做好球,讓另一半在自己父母心中形成的好印象,這樣有助於建立關係。這些都是過去未曾思考的,卻是老師們給我們最棒的身教與經驗傳承!

走過來時路─成長見證

第二個孩子出生之後,夾在工作、家庭與課業中間的我,忽略了丈夫的需要,加上個性差異以及他在工作上的誘惑,兩人漸行漸遠卻不自覺;有一次無意間發現有第三者闖入,突如其來的震撼讓我的世界在一夕之間崩潰,眼看家庭即將被拆毀,我發現自己正站在離婚與否的十字路口上...

在神的光中,重建愛情的堡壘

我們是一對個性非常互補、又是男方在女方家族事業就職的夫妻組合,因此經營婚姻時,分外挑戰彼此的性情與磨合。歷經四年的熬煉摩擦,直到妻子若淳先認識神並且受洗,有了神的介入,漸漸開啟我們彼此愛的眼光

最簡單的幸福

已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心中一直渴望擁有一個幸福、充滿愛的家庭。也許是小時候,軍人出身的父親常常不在家,而在家時又總是疾言厲色地和母親爭吵,家裡始終籠罩著不安的陰霾,有幸福感的記憶屈指可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