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失智共舞

作者:徐文俊    刊登於:2016/07/27

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 (羅馬書 12:15)

        失智症是一種腦部的疾病,通常發生於老年,它是高齡化社會的「流行病」,目前台灣估計有逾23萬人罹患失智症。失智者不只有記憶力的衰退,還有行為和情緒上的問題,後者往往造成照顧上極大困難。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失智症家人的生活,就是十足的災難。失智者喜歡到處遊走,卻不認得回家的路,稍不留神即走丟。失智者會懷疑東西被家人偷走,與他敵對;也會在夜間翻箱倒櫃找東西,甚至打包行李,說這不是他的家,半夜要出門『回家』。家屬每天都得面對一堆問題挑戰,不禁會問漫長道路的盡頭何在?但又對自己這樣想法感到罪惡與自責。
        許多的家庭正在承受照顧失智長者的辛苦,有些人因不了解而歧視甚至排斥失智症患者。有時失智者又需如影隨形來帶養,所以失智者與照顧者可能無法來到教會; 更可能因此對真理產生質疑,遠離上帝。所以,失智症所帶來的不只是如何治療與照顧的問題,更會造成患者本人,家庭,教會生活與社區之間的破壞。

        要如何與失智症共舞,需知道:
1. 失智症是老人的問題: 
        失智症好發於老年人。當我們關顧老人時,需注意他是否出現記憶力不佳。陪伴他時 (譬如團契、送餐服務等),需知焦慮、憂鬱症、異常行為¬與想法等可能是失智症的外顯表現。

2. 失智症是家庭的問題: 
        不論是照顧的困難或失智症狀產生的困擾,失智帶來關係的破壞,可發生在配偶 (老年)、兒女 (中年人),甚至在第三代的青少年。在牧養過程中,特別需要關注。而在現代人口少的小家庭裡,如何建立完善的失智家庭照顧支持系統,相當重要。
        2013年10月一群在失智症醫療照護領域從業的基督徒,以及好幾位牧者,聚集一堂共同為台灣的失智症政策、醫療院所、照護機構與失智者及他們的照顧者禱告。有些人已經在此領域工作超過10年,甚至20年,也有些本身就是失智者的家屬與照顧者。禱告中,我們流淚。由神來的感動與異象,我們瞭解既然大家的工作是在職場裡關懷失智者與家屬,應當要把這份關懷也在教會來推行,喚起牧者、同工與弟兄姊妹的認知與重視。林德安牧師夫婦見證了在他們的家庭裡如何靠著神經歷失智症的照顧歷程。他們更分享,教會裡的弟兄姊妹受到失智問題困擾而無助,甚至不自知的例子時有所聞; 同工服事兄姊時因不瞭解失智症的症狀,也差點引發誤解。
        因著這樣的感動與呼召,我們思考在失智症盛行世代,許多家庭正經歷此艱難的過程,教會能為此做些什麼?我們能為教會做什麼?因此,我們組成了『瑞智事工』團隊,付諸行動與各教會連結,展開無圍牆跨教會服事,藉由向眾教會傳遞失智症照顧的異象與負擔,期望能喚起眾教會一起來投入。
        在2014年, 我們共辦了22場教會講座,各教會回應同工超過80人。2015年,我們計畫除了更積極的在各教會舉辦講座,讓更多教會看重失智老人及家屬的需要外,我們將有一系列的課程與活動來協助裝備所有同工,關顧失智者與其家庭。
        走在這事工的異象裡,我們不住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凡我們所做的,都行在祂的道路裡!也祈求有感動的牧者與同工為我們禱告。期盼能藉由『瑞智事工』的服事,使基督的愛照常顯大,如同明燈照耀許多家庭,也照耀社會,使此苦難轉為平安祝福,彰顯神榮耀。

(作者為長庚失智症中心醫師,本堂豐收聖樂團同工)

其他文章

聽!聖經怎麼談教養

上帝對每一個人,包括我們至愛的孩子都有一個美善的計畫。管家不是主人,是受託者,因此管家不是要將自己的「未竟之事」(unfinished business),透過孩子這個「工具」來達成,而是要「成全」上帝的心意。接納這個觀念十分重要,因為許多家長總是認為「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難道有錯嗎?我要孩子好、要孩子優秀不就是為人父母的責任與權柄嗎?但事實上當我們超越上帝,以原是管家身份的自己,來代替真正的主人「上帝」時,很可能已經扭曲了孩子的人生......

翻轉人生,去學飛!

「孩子的學習不一定要在室內」,抽象觀念不強的孩子,透過做中學才更能體會。不要用框架看孩子或學生,老師不要只注意成績、父母不要只注意孩子是否唸書,要用多元角度來看待孩子,找到孩子的優點。要「放手」,孩子長大了就該放手,「在跌不死的範圍,讓他飛吧」。

引導孩子走向天父命定

在這個動盪不安的世代中,父母親如何與神同工,將孩子引導至天父對他個人的命定?又如何讓孩子成為天父手中貴重器皿,在職場各領域發揮影響力,轉化這世代?

親子溝通的故事

在衝突化解的過程,醫治女兒的恐懼,也給我悔改的機會,讓我們母女的心緊緊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