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失智共舞

作者:徐文俊    刊登於:2016/07/27

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 (羅馬書 12:15)

        失智症是一種腦部的疾病,通常發生於老年,它是高齡化社會的「流行病」,目前台灣估計有逾23萬人罹患失智症。失智者不只有記憶力的衰退,還有行為和情緒上的問題,後者往往造成照顧上極大困難。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失智症家人的生活,就是十足的災難。失智者喜歡到處遊走,卻不認得回家的路,稍不留神即走丟。失智者會懷疑東西被家人偷走,與他敵對;也會在夜間翻箱倒櫃找東西,甚至打包行李,說這不是他的家,半夜要出門『回家』。家屬每天都得面對一堆問題挑戰,不禁會問漫長道路的盡頭何在?但又對自己這樣想法感到罪惡與自責。
        許多的家庭正在承受照顧失智長者的辛苦,有些人因不了解而歧視甚至排斥失智症患者。有時失智者又需如影隨形來帶養,所以失智者與照顧者可能無法來到教會; 更可能因此對真理產生質疑,遠離上帝。所以,失智症所帶來的不只是如何治療與照顧的問題,更會造成患者本人,家庭,教會生活與社區之間的破壞。

        要如何與失智症共舞,需知道:
1. 失智症是老人的問題: 
        失智症好發於老年人。當我們關顧老人時,需注意他是否出現記憶力不佳。陪伴他時 (譬如團契、送餐服務等),需知焦慮、憂鬱症、異常行為¬與想法等可能是失智症的外顯表現。

2. 失智症是家庭的問題: 
        不論是照顧的困難或失智症狀產生的困擾,失智帶來關係的破壞,可發生在配偶 (老年)、兒女 (中年人),甚至在第三代的青少年。在牧養過程中,特別需要關注。而在現代人口少的小家庭裡,如何建立完善的失智家庭照顧支持系統,相當重要。
        2013年10月一群在失智症醫療照護領域從業的基督徒,以及好幾位牧者,聚集一堂共同為台灣的失智症政策、醫療院所、照護機構與失智者及他們的照顧者禱告。有些人已經在此領域工作超過10年,甚至20年,也有些本身就是失智者的家屬與照顧者。禱告中,我們流淚。由神來的感動與異象,我們瞭解既然大家的工作是在職場裡關懷失智者與家屬,應當要把這份關懷也在教會來推行,喚起牧者、同工與弟兄姊妹的認知與重視。林德安牧師夫婦見證了在他們的家庭裡如何靠著神經歷失智症的照顧歷程。他們更分享,教會裡的弟兄姊妹受到失智問題困擾而無助,甚至不自知的例子時有所聞; 同工服事兄姊時因不瞭解失智症的症狀,也差點引發誤解。
        因著這樣的感動與呼召,我們思考在失智症盛行世代,許多家庭正經歷此艱難的過程,教會能為此做些什麼?我們能為教會做什麼?因此,我們組成了『瑞智事工』團隊,付諸行動與各教會連結,展開無圍牆跨教會服事,藉由向眾教會傳遞失智症照顧的異象與負擔,期望能喚起眾教會一起來投入。
        在2014年, 我們共辦了22場教會講座,各教會回應同工超過80人。2015年,我們計畫除了更積極的在各教會舉辦講座,讓更多教會看重失智老人及家屬的需要外,我們將有一系列的課程與活動來協助裝備所有同工,關顧失智者與其家庭。
        走在這事工的異象裡,我們不住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凡我們所做的,都行在祂的道路裡!也祈求有感動的牧者與同工為我們禱告。期盼能藉由『瑞智事工』的服事,使基督的愛照常顯大,如同明燈照耀許多家庭,也照耀社會,使此苦難轉為平安祝福,彰顯神榮耀。

(作者為長庚失智症中心醫師,本堂豐收聖樂團同工)

其他文章

爸爸給恩雅12歲成人禮的信

生了你之後,我想給妳最溫暖的家、我想給妳最安全的避風港、我想給妳最強壯的膀臂,當個最棒的爸爸。但是我是一個不及格的爸爸,當工作不順利或工作壓力大的時候,我知道我愛妳,卻因著情緒常常有許多脾氣。知道這些不合宜的脾氣成為妳幼年的恐懼與傷害,爸爸今天在妳面前要對妳說:恩雅,對不起!請妳原諒爸爸。

請問,我該如何成為稱職的父母?

父母的角色應包含「愛的供應者」、「需求的滿足者」、「規範的建立者」三部分。人唯有在愛中才能得以完全,講座中將引導父母如何提供足夠的愛和包容,讓孩子沒有懼怕的成長;神應許每位兒女的需求都能得到充足供應,如何拿捏合宜的供應,是每一位父母必然面對的課題。

62歲的阿公為何來參加青少年課程?原因竟然是這樣,聽到的人都落淚了......

曾經參加過教會“家庭事工中心「舉辦的0-3歲孩子的教養」課程。 當時,老師問我為何而來?為了兒女們?好像太老了吧!還是,為了孫子們?可能嗎?答案卻是:答對了,為了孫女們。結果,引起哄堂羡慕的眼神與同學的大笑不已!最近,我又參加了中心舉辦的「青春幸福學」課程,老師說,歡迎盧哥來上課,還邀請我參與示範,讓我覺得受寵若驚,興奮不已。作為本堂會友,我一直覺得是何等的幸福! 

如何和孩子談性說愛?

「只要孩子有興趣,就是她最有動機的時候,孩子問的時候就要講,不要扭捏作態。」那要講到什麼程度才是剛好?曾陽晴舉自己為例,女兒很小的時候都是全家一起共浴,女兒2歲多時突然指著曾陽晴下體問,為何爸爸的身體「外觀」與媽媽的不一樣?曾陽晴說,他當下就以非常自然的態度去說明男女外觀的差別,洗完澡之後,再拿出關於身體器官的繪本,繼續用說故事的方式向女兒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