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禮物

作者:陳俞君    刊登於:2017/05/09

    六年前的一個下午,弦良和我第一次從婦產科醫師的口中確認了懷孕。此後第一件事,我們排開當天所有行程,回家在嬰兒房的窗台前,為自己和胎兒禱告,那時激動的心情,如今仍記憶猶新。那種複雜的心情在於,我訝異孩子已在我腹中約五週,我與她如此接近卻渾然不知。我想起詩篇139說:「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祢隱藏。」感恩的眼淚模糊了視線,我摸著自己的腹部,對寶寶說:雖然媽媽不知道妳已經來了,但神知道,神從妳的一開始就知道!我明白神當初也是愛著、看顧著起初只是受精卵的我。生命的開端絕不孤單,因神是全知的。這讓我明白在未來,神將透過孩子讓我更深明瞭天父的心與愛。

    雖有感動的起頭,但後來的育兒生活卻充滿了挫折。弦良和我照書養孩子,但孩子卻沒照書回應我們。起初為了想教好孩子,忍心不能孩子一哭就抱起來哄,但孩子哭得又久又用力,哭累終於睡著後,半夜又常驚醒,我們在昏沉中又怪孩子沒讓我們睡好。不順手的新手爸媽,苦了孩子、也辛苦了自己,尤其我是全職媽媽,那挫敗感更是沈重!後來弦良向仁棣師母求救,師母一句「沒有一套教養方法可以套用所有的孩子。」釋放了我們,也解救了孩子。

    我們重新調整育兒的心態和做法,挫折中緩步前進。有時進一步退兩步,但向神求問知道是對的方向,就提起精神不洩氣;有時是懷疑中狼狽前進,夫妻彼此對話,渴望更明白神對我們和孩子的心意...。除了育兒的種種,我們夫妻每日面對的工作壓力、家事繁瑣,都未曾停止。情緒的勞累、惱怒、虧欠...反覆湧起,心裡的怨氣常在累積後猛然爆炸。加上二寶、三寶陸續出生,各種需求不斷增加,我簡直像掉入泥沼爬不出來。面對補不完的需要無力感好重,缺乏自己時間的憤怒感也好重!

    這段時日起,我漸漸能夠了解,我母親當時的困窘、苦悶、情緒起伏、有志難伸...,我們都不是生來就會當母親,而是努力學習,才慢慢享受作母親的滋味。我終於從做女兒的自我中心思想出來,遙想我母親的年代,體諒了她養育哥哥與我的心苦、辛苦。因為這份了解,我開始真心支持母親現在的人生追求,由衷感謝她支援我的為母日常。我開始能靜下來聽媽媽說話,單純的傾聽和接納,這對我的內心也是很美的調和。

    時至母親節,我感謝神,透過孩子從懷孕、生產、成長,並每一次的挫折、突破、進展,都讓我更多思考、尋求、給予。在這看似反覆的過程中,我學會接納孩子和自己的不足,滋味卻是豐沛、雋永。藉這節日,我跟神求禮物:願神賜福所有成為母親的,心向祢更敞開、更柔軟,以至能在祢那裡得安慰、得造就;讓母親的耳向祢更靈敏、行動向祢更追隨,以至祢的恩膏透過母親祝福下一代、下下一代。母親們,母親節快樂!

其他文章

神所賜的愛情,人人都可以享受

不知道七十幾歲的老夫老妻是否能經歷到更新的愛情?我們充滿興奮與期待,但又不好意思仔細觀察,只能暗地關心。很少人能有機會和自己的父母親一同參加「濃情蜜意夫妻營」,真是難得的經驗。

婚姻,我們準備好了

面對「婚輔」這名詞,是既陌生又緊張,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通過婚輔的考驗。為此,我還特別去找了一部叫做「結婚糾察隊」(License to Wed)的電影來看,希望能夠在上課前多了解一點什麼是「婚輔」。電影中男女主角在結婚前,必須通過牧師所設計的各種課程,得到牧師認可後,才會為兩人證婚,這就是一開始我對婚輔的印象及想法。

讓婚姻濃情蜜意

我們是面貌相似度超過90%的夫妻,但個性生活習慣大不相同。我們都是在父母爭執不斷的家庭中長大,對婚姻、孩子有不同的憧憬與期許。我以為哪有不吵架的夫妻,他認為與其吵架寧可不婚。

兒女是神所賜的產業和福分

其實一開始在子謙出生時,我只覺得陪伴孩子是例行公事,若不去做老婆就會生氣,但後來發現孩子能夠體會我付出的一切,會和我說「謝謝」、「辛苦了」,聽了就很窩心。到了二女兒心祈、小兒子子揚陸續出生,對於陪伴他們更是駕輕就熟,即使老婆有事外出,我也可以一人包辦餵他們吃飯、洗澡和睡覺,有一次紀錄是六點多就把他們打理完畢,全部上床睡覺,現在想起來很有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