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禮物

作者:陳俞君    刊登於:2017/05/09

    六年前的一個下午,弦良和我第一次從婦產科醫師的口中確認了懷孕。此後第一件事,我們排開當天所有行程,回家在嬰兒房的窗台前,為自己和胎兒禱告,那時激動的心情,如今仍記憶猶新。那種複雜的心情在於,我訝異孩子已在我腹中約五週,我與她如此接近卻渾然不知。我想起詩篇139說:「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祢隱藏。」感恩的眼淚模糊了視線,我摸著自己的腹部,對寶寶說:雖然媽媽不知道妳已經來了,但神知道,神從妳的一開始就知道!我明白神當初也是愛著、看顧著起初只是受精卵的我。生命的開端絕不孤單,因神是全知的。這讓我明白在未來,神將透過孩子讓我更深明瞭天父的心與愛。

    雖有感動的起頭,但後來的育兒生活卻充滿了挫折。弦良和我照書養孩子,但孩子卻沒照書回應我們。起初為了想教好孩子,忍心不能孩子一哭就抱起來哄,但孩子哭得又久又用力,哭累終於睡著後,半夜又常驚醒,我們在昏沉中又怪孩子沒讓我們睡好。不順手的新手爸媽,苦了孩子、也辛苦了自己,尤其我是全職媽媽,那挫敗感更是沈重!後來弦良向仁棣師母求救,師母一句「沒有一套教養方法可以套用所有的孩子。」釋放了我們,也解救了孩子。

    我們重新調整育兒的心態和做法,挫折中緩步前進。有時進一步退兩步,但向神求問知道是對的方向,就提起精神不洩氣;有時是懷疑中狼狽前進,夫妻彼此對話,渴望更明白神對我們和孩子的心意...。除了育兒的種種,我們夫妻每日面對的工作壓力、家事繁瑣,都未曾停止。情緒的勞累、惱怒、虧欠...反覆湧起,心裡的怨氣常在累積後猛然爆炸。加上二寶、三寶陸續出生,各種需求不斷增加,我簡直像掉入泥沼爬不出來。面對補不完的需要無力感好重,缺乏自己時間的憤怒感也好重!

    這段時日起,我漸漸能夠了解,我母親當時的困窘、苦悶、情緒起伏、有志難伸...,我們都不是生來就會當母親,而是努力學習,才慢慢享受作母親的滋味。我終於從做女兒的自我中心思想出來,遙想我母親的年代,體諒了她養育哥哥與我的心苦、辛苦。因為這份了解,我開始真心支持母親現在的人生追求,由衷感謝她支援我的為母日常。我開始能靜下來聽媽媽說話,單純的傾聽和接納,這對我的內心也是很美的調和。

    時至母親節,我感謝神,透過孩子從懷孕、生產、成長,並每一次的挫折、突破、進展,都讓我更多思考、尋求、給予。在這看似反覆的過程中,我學會接納孩子和自己的不足,滋味卻是豐沛、雋永。藉這節日,我跟神求禮物:願神賜福所有成為母親的,心向祢更敞開、更柔軟,以至能在祢那裡得安慰、得造就;讓母親的耳向祢更靈敏、行動向祢更追隨,以至祢的恩膏透過母親祝福下一代、下下一代。母親們,母親節快樂!

其他文章

濃情蜜意夫妻營─重燃起初的愛

參加「濃情蜜意夫妻營」,讓我們可以有時間談心、欣賞彼此、讚美對方及尊重差異,深刻體認「處理彼此的感覺及標明感覺」的重要性,這讓原本有著壓抑感覺特質的先生願意看重我的感覺,體諒並瞭解為什麼有時我會有情緒化的反應。

談心說出真心

我和瓊華結婚已30年,信主也都快25年了。從信仰的角度來看,我們應該是在主裏合一,爭執會比較少,彼此也更能包容接納。但是,在我們互動中,總感覺還有一些隔閡,有些時候,覺得對瓊華已很委屈求全,為什麼她還是不懂我的心......

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

在這次的營會當中,我最大的收穫就是學習和我的兒子道歉及請求他的原諒。由於原生家庭的影響,我常常會有莫名的怒氣發在兒子身上,也因此讓妻子感受到很大的壓力,自己也覺得對兒子是不公平的,但卻時常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感謝主,當我定意在神面前要請求我兒子的原諒的時候,聖靈就觸摸並安慰我,讓我感受到很強烈天父的愛,深深醫治了我的心......

小小努力,帶來大大改變

我是長子,有五個兄弟姊妹,個性上比較主觀、堅持己見。但其實在我內心中,因為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之處,很怕在人群中展現真實的自己,卻又因著愛面子時常不願意聽勸,常常不撞倒南牆不回頭。而妻子是么女,在嬰幼時台灣流行小兒麻痺被感染,是故岳母非常的疼惜她。兩人成長背景截然不同,從此就可以預見我們兩人的結合一定會有很大的磨合。而我們又是在家族見證下,舉辦教會婚禮的夫妻,現在想起來壓力不小,若是婚姻出狀況,可是讓上帝沒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