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福的婚姻家庭服事

作者:吳璧昇、蔡宗怡    刊登於:2016/07/27

        這幾年我們體會到:信仰與生命的結合既重要又真實。我們過去曾接受過的相關訓練,當時候到了,我們的心願意回應神、被神使用,祂就悅納,並且賜福從我們自身領受開始。

        學生時代加入大專團契,之後至成人牧區,到如今已逾二十年。在教會接受裝備,投入教會服事並擔任小組長已有多年;有時,身邊的弟兄姊妹會形容我們倆為「靈糧寶寶」。

        前幾年,我們分別帶領弟兄小組及姊妹小組,雖順利地成長分殖;可是,服事過程中卻愈來愈感到無力感。因為周遭不斷有弟兄姊妹的家庭出現問題,外遇、離婚、言語甚至肢體暴力、家庭關係及親子關係衝突不斷等;除了代禱、關懷陪伴,我們實在不知道還能作甚麼。回想我們從前因著參加婚前輔導課程,為我們十多年來的婚姻關係及溝通奠定關鍵基礎。雖也曾接受過助理帶領夫婦訓練課程,卻未曾真正進入對婚姻家庭的服事,當我們在牧養過程真正面對各種家庭問婚姻問題時,不知如何入手。

        有幸在三年前蒙承增牧師及仁棣師母接納加入夫婦事奉團隊,在團體中一起服事,學習到關鍵仍在於個人與神並我們彼此的生命關係。不論是課程或營會,我們學習成為器皿而不自以為是師資,因為生命與關係不是因說的就能帶出改變來,唯獨擘開的生命才能產生真正的影響力。也因此,在每次服事前及過程中,我們的生命不斷的被破碎,夫婦關係不斷的被修復與更新,也才能有東西可以擘開讓別人看見婚姻關係的真實與盼望。當我們更能明白神設立婚姻與家庭的美好心意,我們自己的家庭及所帶領的小組也出現了突破與改變。

        自從孩子出生後,夫妻每天繞著孩子忙碌,顧、養、教、管,要如何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甚麼樣的教養才能不惹兒女的氣、不失兒女的志氣?許多的挫折來自於我們夫婦對兒女的教養想法不一致,也沒有在一方遇到挫折時成為彼此的扶持,溝通過程更忘記了我們應站在同一陣線,而非敵對。因著一起投入婚姻及家庭服事,我們有更多的機會溝通,表達自己的感覺,傾聽接納對方的感受,隨著愛的滋長,滋潤了彼此,也緩和了與孩子關係的緊繃,家庭祭壇也就日漸建立起來。

        前年新成立了夫婦小組,一開始約有四對夫婦,為了吸引部份未信主的配偶及部份不習慣穩定參加小組的肢體,我們在小組中穿插使用丹尼‧席克牧師講授《打開愛的開關》DVD,後來另邀請了一對在教養兒女甚有心得的夫婦到小組來,帶領大家每月一次一起讀《如何教導青少年》;隨著實習小組長按立,開始有同工委身,推動小組兩兩成對一起讀新約聖經一遍,並鼓勵每對組員夫婦參加教會舉辦的「濃情蜜意夫妻營」。以聖經教導為根基,組員也幾乎都參加過夫妻營,小組日漸建立了真理與愛的氛圍,各人的難處也不再獨自承擔,不到兩年,小組人數已經倍增了。

        這幾年我們體會到:信仰與生命的結合既重要又真實。我們過去曾接受過的相關訓練,當時候到了,我們的心願意回應神、被神使用,祂就悅納,並且賜福從我們自身領受開始。感謝讚美愛我們的主、我們的神!

(作者為台北靈糧堂東南牧區區牧助理)

其他文章

神所賜的愛情,人人都可以享受

不知道七十幾歲的老夫老妻是否能經歷到更新的愛情?我們充滿興奮與期待,但又不好意思仔細觀察,只能暗地關心。很少人能有機會和自己的父母親一同參加「濃情蜜意夫妻營」,真是難得的經驗。

走過來時路─成長見證

第二個孩子出生之後,夾在工作、家庭與課業中間的我,忽略了丈夫的需要,加上個性差異以及他在工作上的誘惑,兩人漸行漸遠卻不自覺;有一次無意間發現有第三者闖入,突如其來的震撼讓我的世界在一夕之間崩潰,眼看家庭即將被拆毀,我發現自己正站在離婚與否的十字路口上...

重建幸福婚姻

雖然信主,夫妻角色已錯置廿幾年,98年3月碧菁實在無法忍受我的咒罵和對待,帶著三個孩子搬離,而且堅持離婚。我無法接受,心中充滿苦毒,後來身體出了狀況,遭逢人生的最低潮,但我仍拖著疲憊的身心到小組和教會。這段時間,牧者、小組長、弟兄姊妹們對我的愛、接納以及陪伴,讓我經歷最真誠溫暖的關懷。

夫妻合一帶來家庭活水江河

參加完夫妻營後,聖經上的教誨我才領受更深。我目光開始專注在我太太身上,她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提醒自己要衷心感謝她,正是她記錄了我生命的春夏秋冬與晨晚。上帝為我造了太太,我缺了她一切便不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