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了不起的母親

作者:連竟堯    刊登於:2017/12/07

如果要介紹我的媽媽——連麗玉牧師,我會說:「她是一位了不起的母親與基督徒」。我雖然從小就在教會長大,現在也在基督教醫院工作,認識的基督徒很多,然而真的能讓我感受到能活出基督徒生命與見證的卻不多;但我母親絕對是一位用生命實踐信仰的基督徒。

22年前,我16歲(唸高一),妹妹14歲(唸國二)時,父親因癌症回到主懷。面對兩位青春期叛逆的孩子,及公司未結束的業務,對媽媽來說是非常大的煎熬。感謝當時教會與謝明宏牧師一家人的扶持,幫助我們度過了最困難的階段;然而面對兩個頓失父親引導與依靠的孩子,媽媽當時真的心力交瘁。我在高中時,曾面臨留級的危機,甚至請假多到不知道是否能畢業;在那個過程,媽媽以每天早上四點的禱告及陪伴托住我,這樣的禱告與陪伴一直到我就讀大學、工作、甚至是成家有自己的家庭孩子後,都未曾停止。

回想起這22年的人生,有太多次想放棄自己的時刻,或是想要做出一些不理性的行為時,媽媽都一直默默地在旁邊支持著我,同時也因上帝的提醒,總在最關鍵的時刻,透過一通電話、甚至直接衝到我身邊禱告及陪伴,讓我不至於走偏,或做出無法挽回的舉動。

媽媽為信仰的服事,成為我跟妹妹非常好的榜樣。除了她最初在婦女團契的服事外,最讓我敬佩的就是她在醫院安寧病房的委身。父親在仁愛醫院的癌症病房過世後,我就未曾再踏進這間醫院一步;但我怎麼都沒想到媽媽居然能夠克服悲痛,回到這個充滿不捨與回憶的地方,用她自己曾經歷的困難與眼淚,服事那些面臨生命末期的病人與家屬。當媽媽一次次在深夜接起電話,趕赴醫院協助家屬處理後事,我看到的是基督信仰最真實的模樣與實踐。

隨著教會給予媽媽更多服事的機會,我也看到她時時因著對信仰的認識不夠,與在神學上的不足而感到憂慮的謙卑。每次看到她寫的一本本密密麻麻筆記,我都笑說我這輩子沒有這麼認真過;但透過教會各樣的裝備與許多牧長們的扶持,我在媽媽身上看到的不是隨著歲月增長的衰老,反而是看到她更多的榮光與為主服事的喜樂。

謝謝我的母親將基督教信仰帶給我們,並且也用她的行動及服事帶給我們一個最好的標竿及榜樣。

其他文章

婚姻,我們準備好了

面對「婚輔」這名詞,是既陌生又緊張,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通過婚輔的考驗。為此,我還特別去找了一部叫做「結婚糾察隊」(License to Wed)的電影來看,希望能夠在上課前多了解一點什麼是「婚輔」。電影中男女主角在結婚前,必須通過牧師所設計的各種課程,得到牧師認可後,才會為兩人證婚,這就是一開始我對婚輔的印象及想法。

走過來時路─成長見證

第二個孩子出生之後,夾在工作、家庭與課業中間的我,忽略了丈夫的需要,加上個性差異以及他在工作上的誘惑,兩人漸行漸遠卻不自覺;有一次無意間發現有第三者闖入,突如其來的震撼讓我的世界在一夕之間崩潰,眼看家庭即將被拆毀,我發現自己正站在離婚與否的十字路口上...

基督是我家之主

炯甫是家中的長子,從小對自我的要求很高,也很在意別人的看法。碧菁在家排行老三,父母因家裡孩子眾多,教導「凡事要靠自己」;從高中起就半工半讀的碧菁,雖然很早就獨立,但卻迷失在物質享受的錯誤價值觀中。

上校給將軍的情書

剛進入不惑之年的我們,似乎一切都比一般人的進度要慢上一些,晚婚、晚生、晚成熟(是指我啦!)......完全反應出現代社會的縮影。但我只能說,好哩加在,我的靠山是萬軍耶和華!是衪在我我內心瀕臨絕境時,請聖靈醫治了我,讓我的心眼更明亮;寫到這裏,妳內心一定在想,會寫信給我通常只有2種情形,一個是慚悔認錯,一個應該是情書才是,但這看起來卻像是要見證用的手稿?沒錯!這是一封有見證的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