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母親的信心之路

作者:連麗玉    刊登於:2016/07/27

21年前,先生39歲,慕道八年終於受洗,卻在一個月後,發現罹患了胃腺癌。短短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先生就被主接走,驟然離開了我和兩個年幼的孩子。

如有想要埋怨環境,請跪下禱告,學習感恩自己的擁有。——連麗玉 牧師

第一時間,他想要見誰?

        得知罹癌消息,第一時間,先生跪在神面前,坦然無懼相信神已賜給他永恆的生命。當時我非常傷心、不捨,對先生說:「你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你還欠我答應要送我的一棟房子呢。」先生回答我:「那棟房子在天上,是永恆的居所,我只是先移民到天國,我們會再相見!」3個多月後,先生安息主懷。

醫院成為我的神學院

        先生離開的初期,我因過度的憂傷、勞累,染上血液的重病,甚至因著藥物和體質相互排斥,幾乎是藥石罔顧。但在這段時間,醫院就像我的神學院,使我對神的信心越發強壯,也透過讚美操的操練,3年後我的疾病不藥而癒,神從內到外更新了我的生命。
我得著醫治時,是台灣SARS(2003)的那一年,我問神:「祢要我做什麼?」神差遣我再回到醫院中扶持那些孤苦、無助的病人,回到神救贖我的原點。我去到仁愛醫院安寧病房、腫瘤病房為病人代禱,安慰、修復病人和親友間的關係。甚至神奇妙的帶領我去到先生曾住過的病房,藉著代禱和關懷,不但服事有需要的人,我自己的心也得著醫治。

走過死蔭幽谷,祂使我靈魂甦醒

        先生驟逝帶來的不只是哀慟,也是單親母親的身份。起初心中最大掙扎就是渴望「離開」的選擇。因著巨大的傷痛,我無法面對任何關懷、探問,不想接觸熟悉的人,孩子也拒絕輔導,當時我想要搬到外縣市離開這一切,但教會牧者非常有智慧為我解析,告訴我這裏有愛我的人、可以陪伴我,不用隱藏自己。
        兩個孩子面對父親的離開,生活產生劇變。熱愛音樂的女兒,失去父親陪伴的練琴時光,再也不碰樂器;一向成績不錯的兒子,有一天學校竟然打電話來告知他即將被留級。在這樣百般煎熬的光景中,我看見自己的不能,也明白自己必須先甦醒過來,才能成為孩子的祝福。我決定勇敢面對,拿起神給父母的權柄,每天清晨為孩子禱告,帶著孩子到教會求助,讓孩子在青年牧區找到同伴,自己也回到穩定的教會生活。

人生的苦難會在以後變成糧食

        漫漫單親路,已超過20載。如今我起床都讚美主,因每天都是賺到的一天,我活著為榮耀主!走過這些年,有眼淚、也有喜樂,兩個孩子長大,兒子順服神帶領,至花蓮門諾醫院服務已14年,並結婚生子。女兒也在職場中得重用,不再封閉自己,對神對人的愛漸漸恢復。約書亞記14:6-15 「專心跟從耶和華」就是得勝的秘訣。「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迦勒85歲仍相信自己如40歲有力量,渴慕得著應許的山頭,這也是我每一天向主的呼求。身為一個母親,最重要的是自己要甦醒過來,在主裡找到生命的意義。雖也曾經對孩子充滿掌控,成長路幾經波折,但當我放手交託主,祂真是使我一無掛慮!

(作者為益人學苑主責牧師)

其他文章

基督是我家之主

炯甫是家中的長子,從小對自我的要求很高,也很在意別人的看法。碧菁在家排行老三,父母因家裡孩子眾多,教導「凡事要靠自己」;從高中起就半工半讀的碧菁,雖然很早就獨立,但卻迷失在物質享受的錯誤價值觀中。

母親,她是怎麼做到的?!

在我成長的記憶中,媽媽總是很喜樂的服事、很喜樂的顧家,而且非常的尊重爸爸;媽媽口中的服事總是滿足的,弟兄姊妹總是可愛的,神總是真實的,爸爸總是一家的老大!我進入婚姻,有了家庭,才開始了解這有多不容易。

這是妻子十多年來的心願

我與太太麗生認識3年,結婚17年,婚後育有三個孩子,生活就在忙著照顧孩子、工作、教會服事中度過。生活平淡,雖沒有什麼大衝突,卻小衝突不斷,但因忙碌, 加上我也是駝鳥心態,氣氛好時我也不想再提不愉快的事,想過了就算了。所以,我們一直沒有好好的面對及處理我們的衝突。

母親的禮物

六年前的一個下午,弦良和我第一次從婦產科醫師的口中確認了懷孕。此後第一件事,我們排開當天所有行程,回家在嬰兒房的窗台前,為自己和胎兒禱告,那時激動的心情,如今仍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