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願意改變和犧牲

作者:楊雲翔、鄭玉倩    刊登於:2016/11/16

       我們結婚迄今6年了,婚姻一開始並不如想像的順遂,反而是在大小不斷的落石中經歷過來。婚姻的甜蜜好像抵不過觀念的齟齬,個性南轅北轍的我們,從事業觀、金錢觀、價值觀等都有著不同想法,更遑論建構一個家的藍圖。

       猶記得胡毅牧師在證婚的時候就提醒了要用心聽,但始終只用耳朵聽的雲翔個性活潑外向,總摸不透我在想什麼,加上我自恃本身莫名的優越感,更不懂得如何順服雲翔。於是我慢慢的封閉自己,回到一個人的模式,以為這樣就不用去承擔另一半的情緒,而他覺得我悶不吭聲就越刻意的唱反調,讓我就更往殼裏縮。諸般行為讓經歷喪父之痛的雲翔更覺孤單,沒有可傾訴的對象而全心投入工作之中,連我們共組的家也不想回來;如此的我們變得不知怎麼去「愛」,而是在彼此傷害中度日。

       婚後我們也為著彼此,去上婚姻保養課程,在課程中彼此認錯悔改,也接受心理諮商。但很顯然地我們都很軟弱,許多個性不相合的地方常成為仇敵伺機而入的破口。這過程中要感謝牧養我們的靚慈牧師,她對我們的看重,就如天父視我們為珍寶般的感受,還有淑娃牧師真誠的關懷、陪伴與支持,他們將「愛」&「捨己」融在我們的婚姻中。我漸漸發現自己的驕傲跟不順服,是如何大大的影響婚姻,於是我決定要改變,開始為婚姻、為雲翔禱告,小組弟兄姐妹也為我們熱切的禱告。透過複習家庭事工中心的婚姻課程,並且相信在上帝面前見證的婚姻,聖靈也會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禱告,就這樣,真的就這樣,感情比以前更深更濃厚,是「愛」,沒錯真的就是「愛」,讓我們更懂如何接受神創造的他(她)。

       6年的時光雖然在大小落石中閃躲度過,但上帝的手承接、阻擋並保護了我們,今年更賜給我們一直放在禱告中的後裔。那段中藥當三餐吃、接受西醫各樣檢查的日子,為了不讓我挨針吃苦頭,雲翔甚至去做了小手術改善;但在我們回到起初的愛之後,藉著信心和禱告,今年2月我們在毫無預警下自然有了愛的結晶,回想起來當時感覺就是胃不舒服,雲翔還買了各家胃散一直叮囑我要按時吃,直到KC館育兒友善園媽媽們的提醒才去檢查…..12月我們就要成為父母親了!感謝一路上扶持我們的上帝,祂差遣許多敬虔的僕人來到我們周邊,人生路途也許不順遂,但當要謹守先求神的國神的義,走進祂的心意裏,相信所求所想都將成為你我榮神益人的見證。

(作者為KC館育兒友善園館長夫妻)

其他文章

重建幸福婚姻

雖然信主,夫妻角色已錯置廿幾年,98年3月碧菁實在無法忍受我的咒罵和對待,帶著三個孩子搬離,而且堅持離婚。我無法接受,心中充滿苦毒,後來身體出了狀況,遭逢人生的最低潮,但我仍拖著疲憊的身心到小組和教會。這段時間,牧者、小組長、弟兄姊妹們對我的愛、接納以及陪伴,讓我經歷最真誠溫暖的關懷。

「菜鳥夫妻」的成長之路

當兩個人在婚姻裡,願意從裡到外為對方而死時,二人就真的成為一體了。回首結婚一年半,兩人衝突時內心的激烈拉扯,默默再問自己一次:「你還願意死嗎?」「我願意。」

母親的禮物

六年前的一個下午,弦良和我第一次從婦產科醫師的口中確認了懷孕。此後第一件事,我們排開當天所有行程,回家在嬰兒房的窗台前,為自己和胎兒禱告,那時激動的心情,如今仍記憶猶新......

給孩子最美的祝福,就是夫妻關係永續甜蜜!

「每至嚴寒大雪紛飛之際,豪豬們就會緊靠在一起取暖,身上的刺也跟著戳痛彼此的身體,可是一分開又冷得受不了,豪豬們只好學習調整自己,彼此適應。」豪豬們這種離開活不下去,相處卻又相刺的情況,是你我婚姻的寫照嗎?在每一個忙碌日子中,夫妻變成只是一起生活的「家人」。雖有「交談」,但「交心」?似乎已是很久的過去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