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嫁台灣郎

作者:燦爛(有福報 - 2012年5月號 - 2012-05-06出版)    刊登於:2016/07/25

剛嫁來台灣時,我的脾氣很壞,而丈夫處處嫌我,也常常工作不回家。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以前的自信心全都沒有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


婚姻夢碎
我是一九九八年嫁來台灣,公婆非常地疼我,但出問題的是我和先生的關係。我覺得我先生有事情時不去解決,但是我是一定要解決的個性,所以跟他說不通就用吵架的方式。那時我的脾氣很壞,一定要吵到他不說話。所以他用兩個字來形容我們的婚姻:「遺憾!」而且是遺憾到老到死。
他處處嫌我,也常常工作不回家。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以前的自信心全都沒有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

遇到耶穌
我想,難道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嗎?我能做什麼呢?不認識中文,我只能去洗碗還是去幫傭?
那時免費學中文的地方很遠,但我不怕,我前面背小孩,後面背背包,一隻手牽兒子,一隻手撐雨傘,不管下雨颱風我都去上課,我要認識字,我不希望我自己就是這樣,心想若是我中文好,很多問題就可以解決。
後來才知道去學中文的地方是教會。在教會有人向我傳福音,我想既然要拜,就要拜最大的啊,於是很單純地相信耶穌。
在受洗那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大光,光裡有耶穌被釘十字架上的畫面,很稀奇的是,一連兩三個星期,我每天都夢到這個場景,這個夢讓我確信,主耶穌祂非常地愛我,所以甘願為我死,我心裡很感動。
逼迫和試探
我先生說:「妳可以去教會,但不要影響到家庭。」可是當我不願意拜拜,也不吃拜拜的東西,他認為這就是影響到家庭,不願意我去,我們關係變得更不好;而婆婆知道我信主更加生氣,因為我兒子是家裡唯一的男孫,她氣到不跟我說話。
但主耶穌已經為我死,為我做了這麼多了,今天就算婆家罵我,把我趕出去,我的苦也沒有主耶穌為我犧牲這麼大,所以那都算不得什麼。
就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因為爸爸生病回到越南,碰到以前認識的一個男孩子,一聊就很投機,我發現他好瞭解我,而且仰慕我;但我先生,在他面前我是那麼沒有用,處處被挑剔責備。
我知道上帝不喜歡這樣,所以很痛苦,禱告讀經都不想,心裡常想去死算了。不過聽別人說,自殺就是把靈魂給魔鬼,所以不敢死。無助中,我好希望神能夠向我說話。
而,上帝真的跟我說話了!


兩次聽見上帝說話
第一次聽到上帝向我說話,是在我經營的早餐店切麵包時,我清楚聽到一個聲音說:「孩子,我會使用妳改變他。」我好開心,馬上把麵包放下,跑到廁所裡跪下來,我明白上帝要我等候,我就禱告:「主啊,在祢還沒改變他的時候,我繼續等候。」
又有一次,我痛苦地跟神說:「主啊,我相信祢不認同離婚,因為婚姻是祢安排的,可是,我很痛苦,主,祢要我怎麼做?」這時,在我右邊突然有一個閃電,有個聲音說:「我怎樣為妳捨命,妳就怎麼樣為妳丈夫捨命!」
受洗時那個十字架畫面再次出現在我眼前。所以我就很清楚,無論我先生怎麼樣,我們有沒有相愛,我還是要用主的愛、主的方式去愛他,這是上帝要我做的。


窄門和寬門
現在想起來,真是很感恩,神不但讓我聽到祂的心意,也向我顯明一句經文:「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馬太福音七章13~14節)這個越南男生什麼都有,條件很好,並且很愛我,也沒有結婚,我選擇他比較容易,相信這是大部份的女人所羨慕的愛情;而在這個家,我要負擔家計,先生也不體諒我,的確很辛苦,但這是上帝喜悅的,所以這是窄門。
我知道神用這句經文提醒我要如何選擇,所以我下定決心,禱告說:「上帝,我要選擇這個窄門,可是祢要幫我。」


當我先改變態度
當我真的願意順服上帝,祂先改變的竟是我。
我願意先向先生說對不起,然後再來解釋原因;我也調整看先生的眼光,發現他在細心的後面那顆愛我的心。當我改變後,他也開始用我接受的方式來跟我溝通。不久,他跟我去教會,想看看是哪一位可以這樣改變他的老婆!在教會裡他感受到那份愛,所以在我信主四年後,我先生也受洗了。
真的好感謝上帝,若沒有祂,我們婚姻早就沒有了。現在我們和家族修復了關係,先生帶著我和孩子天天一起禱告,以前孩子很怕爸爸,如今卻常抱著他說我愛你,真的好甜蜜。


我現在最開心的就是跟人講耶穌,因為有祂,真的什麼問題都有答案。我越南娘家因為我向他們傳福音,不但全家信主,還把房子捐出來成立了一間教會,上帝也祝福我的娘家。


能在台灣認識耶穌,是我這生最美的祝福!

 

其他文章

完全地獻上

越南籍婦女在台灣有兩大族群:一是嫁過來的外配;這些人比較容易安排時間來聚會或小組,但她們有經濟和生活...

愛越台佈道會:領受耶穌赦罪寶血 醫治傷痛得著祝福

已邁入第4年的愛越台事工,邀請美國德州休士頓越南浸信會黃國慶牧師及師母,從6月28日開始先後舉辦特會、門徒訓練,7月2日下午3點則是佈道會,屏東、嘉義、桃園、新北及台北等地的越南同胞都趕來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