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其頓的呼聲——印尼

刊登於:2016/07/21

離開雅加達

直到如今,在我腦海始終會很清晰浮現一個畫面,就是1998那一年,在 我出生的國家——印尼——所發生的大震動。當時我正就讀國中一年級,家中 經濟因著金融大海嘯受到極大影響。就在不穩定和震盪的時期中,五月的某一 天,我們從新聞報導中得知所居住的城市——雅加達——發生大暴動。雅加達 是印尼的首都,也是印尼經濟和政治的主要活動中心。但是居然在短短的時間 內,雅加達變成戰場。從遠處隱約傳來爆炸聲、槍聲,甚至從各地冒出許多濃 煙,只有在電影裡才會出現的場景,突然真實的出現在我眼前。

那時我還搞不太清楚狀況,只記得那段時間,父親天天都帶領我們全家 一起禱告,求神保守我們全家,平安度過危險期。當時主要的受害者都是華 人,我的同學當中也有不少受到極大的傷害。有些人房子被燒毀,車子被砸 壞,甚至還有生命危險。所有的男丁都必須出去輪流守夜,因為暴民隨時都有 可能來攻擊我們的小區。因著這一場大暴動,我們全家在極短的時間內決定移 民到台灣。

帶著恐懼和創傷的複雜心情,我半被迫地離開所愛的國家和親戚朋友來 到台灣,一方面對那些傷害華人的暴民感到恐懼,所以想盡快離開;但另一方 面,又因著必須離開而感到難過及非常捨不得。對當時還很年幼的我,實在無 法體會為何上帝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只知道自己無能為力,只能跟著家人到 陌生的國家展開新的人生。

陌生的國家.更新的人生

「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 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 念。』」(賽五十五8∼9)。這段經文正是我所真實經歷到的。我們家從來沒有 計畫要遷到別的國家生活,我更沒有想到有一天會用不熟悉的語言、在不熟悉 的國家,領受並回應服事這世代的呼召,成為全時間的傳道人。

過去我常常思考:為何神安排我出生在印尼這麼特別的一個國家?身為基 督徒華裔的我們,過去生活在印尼有許多難以形容的挑戰。種族歧視、信仰紛 爭、腐敗的政府等等,使得我內心深處對印尼這個國家有許多負面的印象。但 沒有想到,來到台灣之後,神在我身上做的第一項恢復的工作,就是恢復我愛 印尼的心。這份愛是來自耶穌的愛,不是來自我的愛。

來台灣的那一年,我就到台北靈糧堂語言牧區的印尼語區,在這個牧區中 經歷聖靈的工作、領受天父的愛、被裝備成為門徒並且學習僕人服事。看見牧 區裡有許多愛主的哥哥姐姐們,把年輕的生命獻在祭壇上為神使用,使年幼的 我開始思考人生的真正意義是什麼。在我十四歲那年,我將生命獻給神當作活 祭,並且也參與服事,過著委身予主的生活,之後進入靈糧神學院接受裝備, 預備自己成為合乎主用的器皿。

牧區同工的流動率很高,平均每三至四年就會有一批同工因著完成學業或 是工作約期已滿,必須回到印尼。因此相對的,我們必須以更快且更有效的速 度去訓練弟兄姊妹,使他們停留在台灣的期間被裝備起來,為往後回到僑居地 能繼續服事作預備。面對眼前極大的福音禾場,我們不斷向主呼求,求祂差來 更多的工人來到印尼語牧區收割祂的莊稼。

向在台灣的穆斯林傳福音

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伊斯蘭教國家,但是不同於其他的伊斯蘭教國家,印 尼是個自由民主的國家,法律並不能強行要求印尼人民信奉伊斯蘭教;只有少 數幾個特別行政區域是以伊斯蘭教法來管制當地的居民。所以,雖然名義上是 全世界最大的伊斯蘭教國家,但事實上遠比那些中東的伊斯蘭教國家要來的自 由。

但在印尼傳福音還是會有某個程度的風險,因為有些激進的伊斯蘭教派會 盯住教會,並且在印尼當地決志信主的穆斯林會因著從家族來的壓力而軟弱。 然而,看起來世界要關門,但神的策略卻把他們帶來台灣工作,在台灣開了一 扇極大敞開的福音門。在台灣,我們可以自由的向一群穆斯林傳福音;這樣的 一群人面對文化差異、溝通障礙、長時間辛苦的勞力工作,經保守的統計,目 前在全台灣至少有20萬名。

相信大家對這一大群的「慕道友」毫不陌生。她們就是生活在我們周圍 的外勞。面對眼前的「莊稼」,我們應該怎麼做呢?近年來,有許多在牧區受 洗並且成為門徒的穆斯林朋友,她們之所以願意跨出最困難的第一步,是因著 看見愛她們的僱主,活出基督的榜樣,使原本對福音抗拒的她們漸漸放下內心 的防備,勇敢的接受她們最難以理解的「無條件的愛」。

培訓領袖與福音外展的挑戰

目前,面對台灣龐大的外勞事工需求,對我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興起外 勞領袖的訓練工作。我們期待能夠栽培更多有伊斯蘭教信仰背景的同工成為領 袖,因為這樣的方式不僅有效且能傳承。但是因為大部分的外勞都無法出門作 禮拜,所以我們用電話牧養的方式。慕道班、初信造就班、一直到長大成熟班 都是以電話進行。

我們運用某家電信的群組online功能,在「空中」進行小組與門訓。一次 可以15至20人同步在線上上課或進行小組。這個方法已進行了長達將近五年的 時間。從今年起我們將主日崇拜的信息也上傳至網路,供給那些不能出來參加 主日的外勞朋友線上聽道。

除此之外,我們也試著建立一個友善的福音橋樑,也就是以愛鄰協會的 名義成立的「外勞關懷中心」(印尼文的名稱:PELITA Peduli Tenaga Kerja Indonesia)。此關懷中心的主要功能是提供給外勞朋友實際的需要,與他們做 朋友並且撒下福音的種子。我們給予的服務有中文班、英文班、電腦班、福音 郊遊、以及不定期的講座。此外展的事工進行了大約六年,也有多人因此而有 機會認識耶穌。

至今,我們發現整個局勢正在改變。因為那些單純來工作的外勞朋友們, 如今已轉跑道變成「印尼新娘」。許多外勞朋友到台灣工作後,想盡辦法讓自 己不用再回到自己的家鄉,所以就乾脆嫁給台灣人。這樣的例子越來越多,也 越來越普遍。我想,這也是台灣政府目前不得不重視的議題。這一群人嫁來台 灣之後,因著語言障礙,引起更多家庭內部的衝突,發生在婆媳之間、夫妻之 間及親子之間。

如何牧養新住民及他們的孩子(新台灣之子)及解決他們在生活及文化適應 上的需要,實在是教會要嚴肅面對及積極學習的課題。

求主把更多的工人差給我們

在這兩年,有越來越多的分堂和友堂主動聯繫我們,詢問我們有關服事新 住民或外勞的相關議題,也有不少教會問是否可派同工過去支援。我們通常都 會儘可能提供一些有用的資訊,但一提到派人過去幫忙,我只能苦笑回答說: 「請多為我們禱告,目前我們缺乏人力。」印尼牧區雖然人數在增長(目前聚 會人數大約170人至200人),但是絕大部分是學生和社青。簡單來說,我們牧 區不是只有負責外勞和新住民事工,我們還有在校園的印尼留學生福音工作, 及在職場上專業人士的福音工作。每當我想到這麼大的需要的時候,我心裡就不斷的向主吶喊,求主把更多的工人差給我們! 尤其在最近這兩年當中,我們在做校園工作時,發現一個更令我們驚訝的事情。那就是,台灣有許多大學已經與印尼的大學展開長期的合作。印尼優秀 的大學生們可以得到全額的獎學金,並且很有機會留在台灣工作。我之所以感 到驚訝的原因是:這一群優秀的研究生大部分都是穆斯林,而且人數龐大,在 某些大學甚至會達到兩三百位的人數。因此某些學校開始在校園裡開放空間提 供他們每天五次的「拜禱」,預備給那些「國際」學生使用,為要提升學校的 「國際」地位。

前年我和李榮發傳道從靈糧神學院畢業,李榮發傳道夫婦受差回到印尼雅 加達開拓教會,我則留在母堂繼續在牧區服事,這都有神美好的心意;印尼語 區不但成為他們夫婦很強的禱告後盾,我也親自與牧者同工前去探望過他們, 了解他們實際的需要後,計劃組短宣隊前往。今年李榮發傳道夫婦所開拓的 Jakarta Bread of Life Exodus,預計在年底展開中文事工,也藉此接觸當地 的華人,成為向萬民宣教的教會。

若您讀完這篇文章後,渴望能夠在這份宣教工作上有所支持,以下是幾項 您可以參與的部分:

1.帶領您家中的印尼外勞朋友來印尼語區參加崇拜。(印尼語崇拜時間: 每週日早上8:30∼10:30。地點:宣教大樓四樓副堂)

2.我們在彰化市的印尼語靈糧福音中心目前亟需主日學老師。在那裡大部 分的會友都是新住民,因此他們的小孩也會跟著參加崇拜。但是因同工人手不 足,到今天仍無法進行兒童主日學聚會。

3.使用我們所製作的印尼語福音單張和見證手冊,送給您所認識或接觸的 印尼外勞、辦公室同事和同學等。

4.續在禱告中記念我們,讓我們更有智慧,知道如何有效地訓練門徒成 為強而有力的團隊。

歡迎與我們聯繫:

電話:02-23623022(分機:8232、8235、8236) Email:poki@llc.org.tw Facebook:facebook.com/pokichu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