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緬甸中宣生活

作者:嚴文珮    刊登於:2016/08/19

近兩個月的緬甸短宣(105.3.7~4.28),回來後著實花了很多的時間沉澱、整理所感知到的一切。有一天我翻閱自己的靈修筆記,發現自己在去緬甸前,寫下了這些文字:

「你已經很好了,就享受當下。」

「你要去的地方,不需要文字和語言。」

「不需要畏懼,但要敬畏。敬畏腳踏之地,敬畏每一個生命,因為他們都是神所造的。」

「即使枯樹上也有生命,這就是神再造的奇蹟。」

「並不是我不好,只是我要知道自己有多好,知道自己的好在哪裡,這樣我才能站對位置,發揮我的好。」

「到了緬甸,做一個陪伴者。」

這些都是我去緬甸前二、三個月靈修時的紀錄,對我來說,非常的陌生,卻又帶著濃厚的熟悉感。陌生是因為我完全不記得自己曾經寫過這些文字,而熟悉是因為這一切我在緬甸都深刻的經歷到了。

神的帶領都是有跡可循的。我們常覺得聖靈的聲音微弱得幾乎無法分辨,但大多數時候是因為其他的「聲音」太大掩蓋了聖靈的低語,可能是這個世界對成功和失敗的定義,可能是我們過去的傷痛或挫敗事件,也可能是因為我們膠著在看不見這腳前的燈、路上的光還沒有照明的地方。但是當我們將這些都拋下,重新將自己的眼光定睛在神的美好和信實,聚焦在這位「尋找,就必尋見」的主身上,一步一步跟隨聖靈的帶領踏出去,有一天我們會回過頭來,看著過往的足跡,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

在這兩個月中,我們長時間和宣教士相處,聽他分享學生中心五年來的甘苦,也有機會接觸到附近孤兒院的負責人,以及總是深入山區傳福音的火熱牧師。我看著他們、聽著他們,才驚覺:「他們跟我一樣,都是平凡人。」他們會害怕、會遲疑、會傷心、會失望、會做錯決定,他們受限於人軟弱的身體和情緒,和我一樣。但當神揀選他們,而他們如以賽亞般站出來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時,神就使用他們成就那些非凡人所能做的,又大又難的事。

我很深刻的體會到,當神揀選我來到緬甸,祂就是覺得我「夠」!

有時候當神為我們開了門,或是把我們擺在某個位置上,別人甚至我們自己會覺得我們必須改變,變得更好更棒,才夠資格走進來,承接這個位置。但事實是,如果神覺得我們「還不夠」,祂會找其他「夠」的人來做,而當祂向我招手,就表示祂覺得我已經預備好了,我只需要拋開那一切否定和懷疑,單單回應祂的邀請,就能經歷這超乎我所求所想、美好又驚奇的旅程。

來到緬甸,我才發現,過去我所經歷或裝備的一切,不管是痛苦或美好的,都成就了現在的我,為要在這個時刻、這個地方活出來。從前我不願提起、自覺挫敗的教學經歷,成為我在緬甸中文教學下穩固的根基;我在青年牧區禱告陪談團隊的服事,幫助我陪伴並引導孩子們的代禱團隊進入福音中心;先知性事奉團隊的操練,使我在聖靈的帶領下,在我們要離開緬甸前一天,對孤兒院的十幾個孩子們做先知性預言的服事;而我剛參與的青年牧區慕道班的服事,我原本心裡總掙扎著進入慕道班是因為聖靈的帶領或僅止於自己的追求,但我在緬甸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主日信息分享,就是我在慕道班唯一分享過的「自由」主題,而我被安排分享主日信息的那一天,正好就是猶太曆尼散月──釋放的月份──一開始。

在人際關係上,我一直都是個慢熟的人,建立新關係對我來說是有難度的。在來緬甸之前,我心裡難免會擔心:「孩子們會喜歡我嗎?他們會想跟我在一起嗎?我那麼悶……」但當我來到學生中心,我發現總有特定的一群孩子特別喜歡跟我在一起,大多都是剛來學生中心一年,對宣教士、對環境都還不熟悉的孩子們。我們在一起,真的不需要文字,也不需要語言,因為根本沒用!剛來中心的孩子,中文聽、說都還不行,而我又不會緬文,於是我們在一起,就是一直玩一直玩,拼圖、樂高、畫畫、聽音樂、跳舞、散步、變魔術、摺紙、玩撲克……,或是比手畫腳,或就只是靜靜的坐在一起。第二個月,一個中午過後,有個孩子靜靜的挨坐在我旁邊,我問她「不去睡午覺嗎?」她搖搖頭,依然坐著,一坐就快二個小時,後來她靠進我懷裡,低聲說了一段緬語,我聽不懂,笑著問她說什麼,她用緬語再說了一次,又更抱緊我。我問她要不要試著用中文說說看,她躊躇著,慢慢抬起頭看我,很吃力、很認真的說:

「老師,留在緬甸。你回台灣,我哭……」

我看著她的眼睛,沒辦法說什麼,只能緊緊抱著她。當下我受到很大的衝擊,我不斷問自己「我到底做了什麼」讓一個孩子願意坐在我旁邊二個小時,什麼都不做,只為了擠出這幾句話來。

就只是呼吸而已。就只是在這個神揀選我站立的地方,好好的呼吸,好好的活出真實的自己而已。當然我還有很多的「不夠」,但過去我所經歷的成功或挫敗、我的家庭背景、工作經歷、裝備訓練、服事經驗,這當中的歡笑淚水,成就了現在這個「有限」的我,而當我願意站在神面前,大聲的對神說「是的!這就是現在的我!而祢揀選了我!請差遣我!」時,我彷彿看到耶穌將我的生命捧在祂的手心,望著天祝謝了,然後我的生命在交託下不斷的倍增,可以餵飽五千人,或是祝福二十二個孩子,或是陪伴一個寂寞的靈魂。且這個單單只是活出真實自己的我,也不再是原來的我,而是從原本的五餅二魚,成為十二籃的豐盛。

宣教到底是什麼?在我為孤兒院的負責人禱告時,聖靈透過我的口,讓我清楚看到神拍去他身上的灰塵、汙泥,這些是長久下來人們對他的嘲笑、輕看、誤解和厭棄,我看到神為他戴上尊貴的冠冕,然後神對我說:「他是尊貴的!他所做的也是配得尊榮的!他是我的孩子,他做我會去做的事。」我發現,當神揀選我,他並沒有要我滿足那個地方的需要,他就是邀請我,站在這個位置,好好的活出神兒女的身分,然後親眼見證、親口述說他在這地奇妙偉大的作為。

其他文章

緬甸 X 免電生活

林明勳的緬甸生活(中宣代禱信)

你是否願意為愛踏出去?

初到緬甸的時候第一個感受到的就是這個地方的純樸,在東南亞的風情中又略略帶了點西方的韻味,一路上我打開了所有的知覺,來感受和了解自己所要服事的這塊土地,到了學生中心經歷與孩子第一次的接觸後,我的心就深深地被這群孩子所吸引,而很快的我碰上了第一個抉擇,從小我是一個害怕分離的人,才的一周我就已經開始擔心當我們要離開的那一天來到時,該怎麼辦?光是用想像心中的感受就已經澎湃不已,而我所面臨的抉擇是:我是否還要敞開心去愛和建立關係,又或者我可以有所保留,以至於大家都不受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