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也擋不住的水耕計畫》

作者:Robert Midence 國際合盼靈糧堂會友    刊登於:2020/08/04

最早,當Danny要我帶領一個團隊,去肯亞奈洛比的貧民窟裡打造一個永續水耕菜園,好讓COMIDO恩慈學校的每一位孩子得到更好的營養,我想他真是瘋了!雖然我是做科學研究的,但我的領域是生物醫學,而我也沒有任何農事的經驗。只是沒想到,當他更多談起這件事,儘管聽起來是多麼荒謬,我卻越來越感覺這是神的心意,畢竟,神呼召人去做的事豈都是合乎常理的?神的計畫幾近瘋狂,聖經卻告訴我們這就是他喜歡的做事風格(林前一25-31),也唯有如此,當計畫最後終於實現時,我們能深信不疑的說:這是神所做的工!祂是那位從過去就已先看見未來、籌算永遠立定的神!

回頭來看,至少Danny對我非常的仁慈,一年多前就預先跟我提起這個計畫,而就那麼巧,在那次談話後,我剛好已經安排自己去長灘島度個假。縱使我從來沒有著手過類似的企劃,但耶穌有教我們運用上手已有的資源,作一個忠心良善的好管家(太廿五14-30),而神既然已經在自然科學上賜我很深的領悟力與快速的學習力,我想去長灘島的這段假期就是我最好拿來研究水耕的時間了!因此,我運用自身的化學專業背景,在那段旅程中看了一份又一份的研究報告,構思著怎樣能達成我們的目標,(璀璨的海景也很給力,它幫助我能非常的專注。)就這樣,我搞懂了水耕法的理論基礎,也知道有哪些不同的實行方法,以及它們各自的優缺點。
 
簡而言之,之所以會有水耕法這樣別出心裁的點子出現,是因為有人大膽地去質疑:究竟在農耕上有哪些元素是絕對必要的?而這些質疑有時候聽起來可能相當不可理喻。最早的論述可以回溯到1627年,有研究人員認為把植物種在土壤中其實是非常沒有效能的,因為當我們在農地上澆水時,有大量的水滲入土壤後就流失了,植物的根所實際吸收到的水量其實沒有多少,而這每年都造就了可觀的水資源浪費。是否我們能打造一條小渠道,讓養分和水能直接無阻地供給植物的根部呢?如果土壤真正的角色只是用來支撐植物,那是否我們能設計一個讓植物站穩的支撐基座,並讓它的根能在極度富有營養的溶液池中生長?而此溶液若能不斷循環並按照需求補充,更能大大地減少浪費。於是,水耕法誕生了!它將水和肥料的效能發揮到淋漓盡致,讓我們節省了大量的耕種空間(你可以打造一個直立式的菜園),同時降低了農藥的使用量。 

這聽起來很完美,對吧?但這要搞起來也相當的貴!

當我讀了更多的資料、吸收了更多的知識,我便更多的意識到:在打造這樣一個永續系統之前,我必須先進行大量的實驗測試。因為不論我擁有多豐厚的理論,若沒有實際的經驗,理論都是空談,而如果我需要在去肯亞的短短十天內建置好水耕系統,我就必須保證我的計畫會成功,而且要能很快成功。

我開始感到焦慮。首先,實驗與研究必須耗費大量的資金,更別提實際到肯亞執行水耕計畫的費用了,考慮到肯亞Superteam預算的吃緊,我認為這次的水耕計畫是勢必要喊卡了。除此之外,就算我成功地在台北設置了一個水耕菜園,也得到了相關的數據資料,這並不保證我的理論能適用在肯亞的氣候,畢竟台北的日照、濕度和空污情況都與肯亞非常不一樣。

然而,神親自動工了!我們神奇地發現有一位Comido的校友Serah Waithira Kahiu,她的專業就是水耕法!而且她還是已經有10年實際經驗的專家!她不僅有工具和知識能以評估我們的計畫(她已經在肯亞做過非常多次),更棒的是她非常樂意幫助Comido,也願意想方法讓Superteam參與在這樣的計畫中。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我簡直不敢相信!事情怎麼會進展得如此順利呢?神透過這些時刻讓我清楚地認識祂自己:祂是幫助我們的父神!(羅八31、耶廿九11)並且直到如今,祂仍繼續透過祂的子民做大事!

於是,我立馬和Serah取得聯繫,並開始與她密切合作,讓她理解我們短宣隊的初衷與目標。很快地,幾個月後,她已經在Comido學校成功建置了好幾種水耕模型!只要我們的專案團隊去到肯亞,把水耕系統的主體結構架設好,我們的水耕計畫就美夢成真了!

沒想到,這時新冠病毒疫情爆發,許多國家的邊境瞬間關閉,航班受到嚴格的管控,恐懼與歧視在全體人類間蔓延開來。我們的教會領袖做了明智的決定,就是要延後這次的短宣隊,雖然包含我在內,很多人都對這個決定感到失望與痛心,但在禱告後我才意識到,對神來說,這個疫情並不是意外出現的程咬金,早在我們最開始計畫這次的肯亞Superteam時,祂就已經知道我們必須延期了。這難道意味著神做了白工嗎?這代表神所說的話是徒然的嗎?當然不是!這種時候我們必須重新與神的心對齊,留意神正在做的工作。對水耕團隊來說,或許我們無法親手去架設水耕系統的主體結構,但我們仍然可以從遙遠的這一端看到計畫的成就,這都多虧了神在整個過程中讓我們與對方有很深的連結;況且,水耕菜園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祝福當地的孩子,提升他們整體的營養,並訓練他們成為好管家,而不是為了讓我們基督徒,因為做了些善事而自我感覺良好。因此,我們將B計畫重新對焦在動機上面。(雖然這一直都是神的A計畫啦!)

Serah正持續在Comido進行著水耕計畫,而我們已經看到她第一批努力的成果:幾個禮拜前,第一批綠葉蔬菜收成了!雖然我一直為著沒辦法幫上她的忙而糾結,但我同時必須相信,我為她的禱告與支持是重要的,就算這只是一種自我成長的操練也是如此。這次的肯亞 Superteam不是取消,而是延期了,有一天,我將要親眼看見這計畫的成果,並與Serah好好坐下來一起頌讚神的美善。事情並不照我們原先所安排的發展,但神的心意終究會顯明,老實說,若神與我們同在,身為基督徒的我們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向祂說「是」,做百般恩賜的好管家,並讓聖靈將我們如手套般戴上,這種與神同工的最終結果,就是我們與神的關係將更加的深切,至少就我個人所經歷到的,這是一種如泉源從深水井湧出般的祝福,而正是這樣的祝福,讓我們的心能迸發出瘋狂的計畫。而這個從無到有的水耕菜園,就是這樣誕生的!

--------------------

作者介紹:Robert Midence
* 國際合盼靈糧堂會友
* 畢業於台灣大學或中研院
* 跨領域神經科學博士候選人
* 2020肯亞 Super Team 水耕專案團隊隊長

其他文章

去非洲,不是為了「找自己」——張博涵

提到肯亞,你會想到什麼?一望無際的草原和動物大遷徙?三年前,台灣女生張博涵來到東非肯亞的首都奈洛比,準備在當地貧民區的學校任教。不同於時下來非洲「找自己」的志工、背包客,或滿心抱負的非營利工作者...

十年肯亞牙醫義診宣教心得

1980年信主後,隨學長在山地開始醫療的宣教服務,1995年與眾多志同道合的牙醫行業夥伴創辦團隊專業服事的中華牙醫服務團, 從此進入帶領醫療團的義診宣教工作...

攪動Mukuru的2019肯亞Super Team

『若使徒保羅是攪動天下的人,我相信我們也是一群要來攪動肯亞貧民區的人。』 宣教士康仁秀充滿使命與熱情的呼籲,『肯亞COMIDO恩慈學校是台北靈糧堂的共同體,去肯亞服事更是我們身為台北靈糧堂一份子的本分!』

2020肯亞「超級」短宣隊的驚奇四超

在預備的過程中,短宣隊的領袖們經常說的一句話是:「只有超級短宣隊能夠超越超級短宣隊。」 這次的Super Team,人數超級多、任務超級大、時間超級長、預備超級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