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地獻上

作者:張儀貞    刊登於:2016/07/27

越南籍婦女在台灣有兩大族群:一是嫁過來的外配;這些人比較容易安排時間來聚會或小組,但她們有經濟和生活壓力,而且會受到婆家很大的攔阻。另一類是外籍看護;她們接受耶穌比較容易,對神也比較渴慕,但卻沒有時間來聚會。

越南同胞在異鄉生活很辛苦,特別需要儘快認識神,然而其中的困難真是一重又一重。初接下越南事工的阮氏秋草,除了用電話,還會把越南文的講道集結在隨身的記憶卡送給她們,讓不能來聚會或小組的姊妹有空就可以聽。「神很愛她們!」能夠全職專心來服事越南同胞,讓秋草明白到神的心意,她說:「神心裡著急到沒有辦法讓我們多考慮,很快就讓我們能夠全職服事越南同胞。」

 

有誰可以去?

「其實,對於全職服事,我的心預備很久,我知道主很愛很愛我,所以早在受洗那天,我就跟主禱告:給我機會讓我去跟我的姊妹們分享祢的愛。」原來她接觸一些越南來的婦女們,驚訝地發現,她們不是已經離婚,就是正想著離婚,離鄉背井越洋千里卻換來傷心孤苦,秋草的心每天都好痛。

秋草和老公經營一間早餐店,下午有空,決定要利用這段時間服事這些姊妹和家庭。其實以家裡的經濟狀況,需要她再去找份兼職,但是她心裡總是掛念著這群年輕又悲傷的臉,她心疼地說:「我是越南人,若我不放下自己,誰可以去告訴她們『耶穌可以救她』?於是我就決定不管怎樣,我要把下午的時間用來服事越南的姊妹們。」

這份強烈服事的心,丈夫柏熹是到信主一段時間後才能認同,並且陪著去關心她們的台籍老公。去年柏熹參加慕約翰特會,就決定要在台灣的復興中有份,這一生不再只是為生計,也要為神國打拼!所以當教會徵召他們,他帶著妻子,勇敢地接受挑戰進入全職,也預備下半年進一線領袖學院裝備。

全職的呼召

嫁到台灣十五年,秋草沒有想到神會為她和丈夫開這麼大一扇門!初期心中很惶恐,然而神在她決定要來教會的前一天,對她說:「枯乾的骸骨必要復活!」她忙去翻以西結書,當下就領受了以西結的順服,她說:「這些越南同胞如同骸骨,沒有希望,但我是不是真能順服主,如同以西結,照著神給我的話去做呢?而我相信,只要我真的降服去做,神會打開墳墓,他們將從墳墓裡面走出來。」透過這個異象,秋草確信她的同胞在主裡是有希望的。

「真的,神很奇妙,當我們預備全職時,一個月內就把店順利頂掉,還用最少的價錢,找到一個有兩房的小公寓,比我們現在住的還好,這真是超乎我們所求所想。」柏熹感恩地說。這是神給他們的一個非常明顯的印證。

柏熹和秋草還應了東石靈糧福音中心之邀,關心遠在東石的越南配偶;目前還有間養護院裡面有許多外籍看護,正計劃要請他們夫妻去關心;再加上已經在關心的婦女和家庭,全職的服事果然不輕鬆。

「但是神跟我說,我不要你來為我做什麼,我是要你來親近我。」這句話讓兩人心頭的壓力一掃而空。而渴慕神的同在,就是柏熹和秋草服事的惟一祕訣!

(陳柏熹和阮氏秋草為台北靈糧堂越南事工同工)

 

其他文章

願嫁台灣郎

我想,難道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嗎?我能做什麼呢?不認識中文,我只能去洗碗還是去幫傭?那時免費學中文的地方很遠,但我不怕,我前面背小孩,後面背背包,一隻手牽兒子,一隻手撐雨傘,不管下雨颱風我都去上課,我要認識字...

愛越台佈道會:領受耶穌赦罪寶血 醫治傷痛得著祝福

已邁入第4年的愛越台事工,邀請美國德州休士頓越南浸信會黃國慶牧師及師母,從6月28日開始先後舉辦特會、門徒訓練,7月2日下午3點則是佈道會,屏東、嘉義、桃園、新北及台北等地的越南同胞都趕來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