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母親的頌讚——走出淚流谷

文◎李慧珊

刊登日期/ 2016.01.31

六年來,神透過懷孕的艱辛來更新、醫治我,讓我深刻經歷祂的愛與祝福!

感謝愛我的上帝,再度賜給我和瑞松(註)產業!

王瑞淞、李慧珊夫婦與大女兒箴愛合影

六年多前,神賜下大女兒「箴愛」,今年(2015年)又再賜給我二女兒「箴心」。我和瑞松很早就為她取名「王箴心」:箴——爸爸希望孩子有智慧;心——媽媽希望孩子要保守心勝過保守一切,一生果效由心發出。願將我的兩個寶貝女兒都獻給神,為神所用!因她們是上帝賜給我在這個世界上最美的禮物!

我今年38歲,姊妹倆相差六歲半,很多人常問我為何不早點生?兩個孩子一起帶,不是會比較輕鬆?今天,我要來分享我的懷孕史,並感謝上帝在我身上所行的奇事!

三度懷孕失敗的傷痛

回想大女兒箴愛在一歲半時,我就懷了第二胎,但是這一次懷孕過程並不順利。孩子著床在我的右邊輸卵管,以致醫生必需做緊急手術,把右邊的輸卵管切除。所以我只剩下左邊輸卵管是暢通的。

子宮外孕之後,我又接連兩次自然小產了兩個寶寶,也就是說,平均一至兩年,我就流失一個孩子。連續三次懷孕失敗之後,我就沒再懷孕過了。同時,也因著右邊的輸卵管切除,導致內分泌失調,只剩下一天的經血量,甚至連一片衛生棉也無法盛滿。

眼看能夠順利懷孕生子的機會微乎其微,加上流產的椎心之痛,在這將近六年的時間裡,我是如何度過的呢?而我又做了些什麼?

耐心等候,生命經歷更新

第一,流淚禱告。每當看到帶著兩個小孩的媽媽,或是推著娃娃車的孕婦,我都極其羨慕。但我只能獨自一人躲在房間裡,跟我的上帝哭著禱告——「我要孩子」。

第二,請先知禱告。我曾參加一個特會,講員是一位年約80歲的先知,上帝透過他給了我一段經文——馬太福音六章33節:「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於是我開始花時間更多讀神的話,更多的親近神。

第三,內在醫治。在做內在醫治的過程中,我先求神醫治我失去孩子的痛,將每一個孩子都取了名字並交給神,我相信他們都已經在天父的懷裡了。最後,一位帶我做內在醫治的姊妹,受到聖靈感動帶我獻上以撒——要我把自己能再度懷孕的主權交給神,於是我真心願意地順服,並和她一起流淚禱告。而這對長期想要孩子的我,交出主權是最不容易的事。然而,更奇妙的是,當做完內在醫治幾週後,我就懷孕了。

第四,腳底指壓。除了處理精神層面,我也開始積極增進身體的健康、改善體質。在腳底按摩半年後,恢復了兩天正常的經血量,立即就懷孕了。

住在愛裡,得著完全醫治

不過,大家別以為我在4月4日檢測出懷孕後,我的心靈就完全健康了。因為前面三個孩子都是在四至八週見主面的,於是我又開始產生極大的恐懼——擔心、害怕這個孩子會不會又小產?

就在擔心害怕時,有一次我幫娘家送餐盒的樣品到宣教大樓時,正巧遇到東區幹事敏湘姊,她熱心的將我帶到區師母面前,請區師母為我禱告。當我哭著向區師母說:「我好害怕」時,區師母就親切地牽著我的手,然後抱著我說:「不要怕!不要怕!」我當時真覺得那聲音是從耶穌來的!奇妙的是,自從區師母為我禱告後,我真的得到醫治,心裡不再懼怕了。之後,又有一次,我有機會在胡毅牧師的辦公室裡(我和瑞松結婚是由她證婚的),她也牽著我的手,陪著我禱告。母堂牧者們的愛心讓我感到加倍溫暖,我真的很感謝神!

另外,特別一提的是,因為我過去經常小產,所以這次懷孕的前三個月內,在信義靈糧福音中心裡,只敢告知陳永正牧師和淑鳳師母,及小組長黃敏夫婦。在那段時期,能為我禱告的人少之又少,而我的母親又尚未信主,所以有一次我哭著跟淑鳳師母說:「我都沒有一位能為我禱告的媽媽!」當下師母就抱著我,安慰我,並在懷孕的前三個月內,每一次主日結束後都特地為我禱告。

我非常感謝淑鳳師母的愛心;也很感謝黃敏哥和保吟姐體恤顧念我的情況,讓我從懷孕起就暫停主日敬拜團的事奉,能夠安心養胎、順利待產。

感謝神透過懷孕的艱辛,讓我深刻經歷祂的愛與祝福,凡此種種,都讓我銘記在心,願榮耀歸給神!

尚未滿月的箴心

後記

神垂聽了我的禱告,不但讓可愛的二女兒在12月3日順利出生,並減輕我的生產之苦。這次生產,從腰痠到生產只花了4小時。記得六年多前生大女兒箴愛的時候,怕痛的我,一直跟上帝禱告說「生產不要太痛」,神果然讓我經歷到那次生產屬「腰痠」,而非陣痛型的痛。

相關文章

2024.05.30
神翻篇!逆轉人生下半場
週三上午,有一群香柏牧區的弟兄姊妹,早早在台北靈糧堂宣教大樓大堂聚集,唱著敬拜讚美的詩歌、分享神話語。73歲的聶月霞與69歲的陳月紅也在其中分別擔任小組長及香柏敬拜舞禱團團長。走過人生辛苦的時刻,她們擺上恩賜才幹、傳遞生命經驗,鼓舞同樣走入晚年生活的弟兄姊妺,活出精彩的人生下半場。 生命轉折處,走進香柏牧區 「我決定跟他離婚的關鍵是,他跟我說,我有天也會去找別的男人,這讓我甩他一個耳光。」1989...
2024.05.09
脫離傳統信仰,神帶領跨三代的客家家庭翻轉生命
日本統治時代,祖父母是收集樟腦油的工人,生活清苦。台灣光復後,一家人從桃園市楊梅區來到台北市。祖父從事三輪車伕、祖母幫人洗衣煮飯,在爸爸木工學成出師後,生活逐漸安定。一個曾三、四代同堂的客家家庭,生活習俗與宗教信仰都與原鄉有很緊密的連結,是一條無法切斷的文化臍帶。 神桌上放置的媽祖、關公的神像,無法視為內心深層的信仰 我是家族中的長子、長孫。幼年時期,被父母帶到外婆家附近一座供奉三太子神像的家廟中...
2024.05.06
走過卵巢癌治療,經歷重生得救
18歲,我走進長老教會,認識神,卻在忙碌的工作中,漸漸遠離教會。那時,我認為心中有信仰即可,不需要在教會裡和神建立關係。 我得了復發率很高的癌症 五年前,我開始接觸營養學與健康管理,改變自己的飲食習慣和生活作息。選擇吃對身體有益的食物、不吃對身體造成負擔的食物,例如加工食品、炸物和高醣高油食物。飲食習慣的改變,不僅讓我的外觀和身材變得更好,也能夠感受到身體健康帶來的快樂和成就感。 努力活出健康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