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搞砸了家庭祭壇!

文|蔡宗怡

刊登日期/ 2023.06.07

幾週前,因帶神學院婚前輔導課程的需要,重新回顧不敢也不想碰觸的話題——家庭祭壇。

我和許多基督徒父母一樣,當教會鼓勵我們要建立家庭祭壇,在沒有任何概念引導(可能主日講台有說,可是仍聽不懂)開始家庭祭壇。一開始,我帶著兩個孩子讀聖經、禱告,就像他們小時候,只是從聖經故事換成了聖經,一切進行的還算順利。後來我邀請先生有空時加入。約一年後,我們全家終於有了固定時間的家庭祭壇。然而,一切都不如預期。

當時,國小的兒子們總是在家庭祭壇時間東倒西歪、不耐煩和搞笑。接下來,祭壇時間越來越失控,有爸爸的訓斥聲和孩子委屈的眼淚,各自不滿的情緒越來越多。幾年後,兒子進入青少年期,有次在家庭祭壇開始前,小兒子明說:「你們自己進行吧!我不想再參加了!」我不意外,卻很難過。我們傻傻地試圖把家庭祭壇從客廳移到他房間,但沒有兩次,我們就被孩子趕出了他的房間,「砰!」一聲,他甩上了房門,也關起了心門。不多久,大兒子也表達不想再繼續。我-們-搞-砸-了-家庭祭壇!我傷心、失望、後悔、也有些埋怨先生的怒氣,向主虧欠的吶喊:「我不是故意的!」就這麼過了好多年,我不敢再奢想我們是否可以再有家庭祭壇。

在這次備課中,我突然回想起自己小時候,一家五口睡在一張大通舖上,通舖前有一扇和通舖一樣長的大窗。每個夜晚,母親總是帶著我們一起跪在窗前禱告。透過這個溫馨又正式的過程,小小的我們,單純地仰望禱告:「希望大姊不用每早晨哈啾個不停,希望我不會尿床……」一份真誠專注的信靠,就在這小小的心中萌芽。對啊!這不就是我曾經參與的家庭祭壇,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全然跟唯一地指向耶穌。

夜晚,我和先生分享了心中的感受和感慨。先生難過地說,因為他當時只知道如何帶小組,所以也只能用這方式要求孩子配合。而過兩天我就要教《家庭祭壇》的主題課了,我問神:「神啊!祢在對我們說什麼?」「去向孩子道歉!」神如此回應我。那天,讀大學的小兒子回來,我和先生向他提起過往的這事,滿懷歉意請他原諒,他說:「沒關係,我知道你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打從心底感謝孩子輕省的原諒我們的有限。

那天,神引導我思想祂要我們「用沒有鑿過的石頭築耶和華──你神的壇」,彷彿讓我知道,在我的家中,當我們用自己的方式加入神的祭壇,就好像用人手鑿出的石頭築壇,充滿了自以為義,結果當然是搞砸了。我在主的光照中,流著淚,承認我真的搞砸了。當我向祂道歉,心就越發輕省。明天,我們將有一堂真實的生命課程可以跟學生分享。更新!再出發!

「在那裏要為耶和華你的神築一座石壇;在石頭上不可動鐵器。要用沒有鑿過的石頭築耶和華──你神的壇」(申二十七5~6)

(作者為家庭事奉處傳道)

相關文章

2024.05.30
神翻篇!逆轉人生下半場
週三上午,有一群香柏牧區的弟兄姊妹,早早在台北靈糧堂宣教大樓大堂聚集,唱著敬拜讚美的詩歌、分享神話語。73歲的聶月霞與69歲的陳月紅也在其中分別擔任小組長及香柏敬拜舞禱團團長。走過人生辛苦的時刻,她們擺上恩賜才幹、傳遞生命經驗,鼓舞同樣走入晚年生活的弟兄姊妺,活出精彩的人生下半場。 生命轉折處,走進香柏牧區 「我決定跟他離婚的關鍵是,他跟我說,我有天也會去找別的男人,這讓我甩他一個耳光。」1989...
2024.05.29
《週報選文》願意走出去,世界就在你眼前
自2016年開始,韋政和爸爸來到喜樂家族現代舞蹈班,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快八個寒暑;而兩年多前後天視障的媽媽,也鼓起勇氣踏出家門加入父子倆的行列,現在一家人不僅是老師眼中開朗樂觀的家庭,韋政更是班上的溫暖開心果。「走出去,世界就在你眼前」,他們家做到了! 身心障礙孩子養育不易 我是韋政的媽媽,做為身心障礙孩子的父母並不容易。韋政一出生身體就不太好,還記得產後在醫院的新生寶寶們裡,就屬韋政最難帶;別的寶...
2024.05.21
《週報選文》2024泰北青年短宣隊:6個國家的60位青年集結,齊聚泰北回應神
1997年,泰北「新生命福音戒毒中心」成立,由原本的張雨、卓映雪兩位傳道人,從一間老舊廢棄鐵皮竹片房舍,歷經多重的考驗,成為如今在泰北境內有多個堂會據點並支持同工在緬甸、寮國、中國多處進行福音宣教工作的大團隊。台北靈糧堂宣植處也成立中南半島教牧團隊,頻繁的前往各地關顧建造當地同工。2014年,當時宣植處副處長謝明宏牧師代表教會見證事工和異象的傳承,由泰國籍胡嘉珍牧師接棒帶領,讓新生命團隊能繼續朝著...